AkaiYoru。

Hyphen。
KAT-TUN六人で。

盘,ak偏k。
巍澜。白居偏白。

随便写写。随便剪剪。
好好生活。坚持。

【ak】身边(七)

Jin裹着浴巾出来,看到Kame握着自己的手机一动不动,眼睛像是要长在那泛着光的屏幕上一般,脸色煞白。

“Kazu你怎……”

他走近了,只瞄到一眼便咽下了后半句话——那是藤岛景子发来的短信。

“……Jin,你应该说明一下。”

半晌,Kame才从几乎一片空白的大脑之中找回了自己的意识,他望向那一双深邃的瞳孔——就在不久前的刚才他还沉溺其中,伴随着一场极致的、交付身心的欢爱。而现在,他觉得那双眼睛深得他看不见底。

“我愿意听你解释。Jin。”

 ——我需要你的解释。

但是Jin始终没有任何回应,他平静地看着Kame,没有慌乱无措,也没有心虚闪躲。刚刚清洗过的头发又湿又乱地贴在额前,乌黑的一双眼藏在微长的发丝后面,如同一层薄薄的屏障供他躲藏。

只有他自己知道的是,他真的发不出任何一点声音了。

其实每一次面对媒体子虚乌有的攻击性报道,他总是这样逃避过去的。他无力阻止外界的攻击,只能诚恳地告诉粉丝们“除了我亲口说的话你们什么都不要相信”。这一次他几乎是本能地选择了逃避,只是面对的却是一眼就能看穿他百般姿态的Kame。

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恍惚间甚至看到了当年瘦成人干的少年,抱着膝盖坐在他那一方小床上,垂头丧气地说:“我不愿意。Jin……其实我是真的不愿意……”过度劳累而沙哑的声音带着哽咽,眼眶红得再也兜不住泪水时,还是埋下头嚎啕大哭一场。当时笨嘴拙舌的自己手足无措地不知该安慰还是鼓励,只能拍拍他的背,再轻轻地抱住缩成了那么小一个的他。

不过也才过去了五年而已。

 

“我不想一个人比你们先出道,可是他们说,我按他们说的做了,KAT-TUN就能出道。马上。”

“那是我们等了五年的出道哇。”

“我不知道怎么跟大家解释。可是你不可以,误会我。”

“我和赤西君,是在彼此最脆弱、几乎快要到极限的时候互相扶持走过的人。”

 

——你曾经是他最信任的人。

——没有人比你更了解他对这个团体倾注一切的情感。

——也没有人比你更知道,此刻你的沉默对他造成的伤害。

 

“你想要solo表演的机会,而我需要独立工作的业绩,我们是各取所需。”

“我们可以给你这个机会,但你就不得不和这个团体一刀两断了。”

“当然你应该知道的是,我有更多的办法达到自己的目的。如果我们的交易破裂,那我会更加不择手段。”

少年难得软弱的声音和女人尖锐的威逼利诱在Jin的耳边交替响起,他不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Kame看出了他的逃避,很快在Jin愈加漫长的沉默中失去了坚持的力气,他放下了已经自动黑屏的手机,收拾好自己,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我有不和Jin吵架的自信。”

他从来都是说到做到的。

没有争吵,更没有暴力。

可是Jin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评论
热度(4)

© AkaiYor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