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iYoru。

Hyphen。
KAT-TUN六人で。

盘,ak偏k。
巍澜。白居偏白。

随便写写。随便剪剪。
好好生活。坚持。

【ak】身边番外·经年

演唱会的讨论会议结束后,大家各自收拾收拾东西洗澡回家。Jin洗完澡在走廊上转了一圈也没看见要找的人,顺手抓过刚洗完从浴室出来的Maru:“爷爷,Kame还没出来吗?”

“我才不是爷爷!”Maru一如往常笑骂回去,“Kame的话,好像没有来洗澡啊,我看他朝一号排练室那边去了。”

“这样啊,谢啦。”Jin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然后头也不回地往一号排练室走去。

世人眼中杰尼斯的努力家,在玻璃镜墙前不断练习着舞步。偌大的排练室只有一个人,被Jin嘲笑为“胡须男爵”的卷发随意地绑在脑后,身形越发显得瘦小。

叩叩。

Jin在门口静静看了一会,轻轻敲了敲半掩着的门,然后不等回应便走了进去。Kame似乎听到了一点动静,停下动作转头看过去,Jin刚在面前站定。

“这次solo的舞吗?”问着,顺手撩了撩他颊边几缕湿发。

Kame偏了偏头,不着痕迹地避开他的动作,余光瞟了瞟角落的防盗摄像头,有些警惕。

“嗯。”他答,“还没完成,总觉得有哪里不足。”

连续四天的东蛋,完美主义者的小毛病又犯了。大概也是有些紧张,这几天大家集体排练,唯独Kame的编舞改了好几次,还特地让Junno给他现教的踢踏舞,却总是不得他要的感觉。

Jin正想安抚两句,Kame笑了笑,回身收拾起东西,说:“今天就到这儿吧,我去洗个澡。你呢?”

“我等你。”说着,有些鬼使神差地从背后扯了扯他的小揪揪,满意地看着他瞬间转过身一脸“你幼不幼稚”的表情瞪着自己,嘴角压不下去的笑意越积越高。

自下而上的视线有些嗔怪式的可爱,翘翘的鸭子嘴似乎也撅高了些。

让人想要亲吻。

Jin心里痒痒的,拉着这个小正经躲到一个粗大的房柱后头,顺势就搂住了他的腰,整个动作过程熟练地一气呵成。而后笑眯眯地飞快在那唇上啄了一口,手臂却搂得更紧了。Kame看着两人之间猛然拉近的物理距离,还没反应过来被偷亲了,脸上透着可疑的粉红,也不知是运动造成还是臊的。

“你……别闹。”试着挣了挣,也没真用力。

“这里拍不到。”Jin撅了撅嘴,语气有些像在撒娇,手却不老实地从衣服底下伸了进去,摸着那软滑纤细的腰心猿意马。

啪。爱干净的Kame一巴掌打在那肆意妄为的手上:“喂,我还没洗澡。”

“我又不嫌弃。”手吃痛地一收,两片性感的嘴唇撅到了简直可以挂油瓶的高度。复又搂着面前的人不由分说地吻了上去,由浅入深。

“唔……”

Kame眼睛一眨一眨,最终放任他去,闭上眼回应的样子可爱得紧。Jin似乎能感觉到那长长的睫毛一下一下的,在自己心里留下温柔的痕迹。

 

结果Jin也被Kame强行推进浴室冲洗了一番,两人折腾了许久才从排练场地出来。

Jin摸摸Kame还是半湿着的头发,随口一句:“怎么不吹干了出来,感冒了怎么办……”

要是平时,Kame也许会很感动。这一回,他恶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不是你说肚子饿了吗?”

吓得Jin把手一缩,在原地僵了两秒:“……哦”

然后很快又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那我们今晚吃什么?西餐吗?寿司?还是烤肉?法国料理也……”

“前两天把RAN接回来了,今天又一天都不在家,要回去给她弄点吃的。”

“……啊?”——那我呢?

Kame像是听到了他内心“人不如狗”的哭喊声,淡定地斜过一眼:“来我家吧,我做饭。”看着那人一下子高兴起来的表情,自己也偷偷笑了。

 

刚刚回到家中,闷了一天的RAN就循着门口的动静小跑过来,歪了歪头看着主人身边的人,好像有些疑惑。

Jin开心地蹲下身子,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越来越漂亮了啊。”

“你小时候明明嫌她丑来着。”Kame话中也带着温柔的笑意,一边翻找着冰箱,一边指了指一旁的储物柜,“我去准备晚饭,你帮我喂一下RAN,狗粮在那个柜子里。”

Jin不承认,笑道:“……才没有这回事吧。”笑容里多了些柔和的暖意。

见RAN也并不排斥他,试着把手递到她鼻子底下,RAN皱着鼻子嗅了嗅,然后才小心翼翼地舔了了起来。Jin脸上闪过一丝惊喜,对着厨房大叫:“Kazu!Kazu!她是不是记得我?她好像还记得我诶!”

Kame听着他小孩一般兴奋的叫喊,嘴角勾出一个美丽的弧度:“RAN才不像你,是个笨蛋。”

Jin有些不服气地撇撇嘴,抱起RAN,走到一边拿狗粮:“……怎么拿我跟狗比,太过分了,是吧?”边说边对着怀里的RAN哼了哼。

RAN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又看看他手上的狗粮,没有回应。

不多时,Jin喂饱了RAN,又逗她玩了一会儿。Kame依旧在厨房里忙活着,他手艺极好,又追求完美,色香味一样也不能少。

一人一狗呆久了,有些无聊,RAN也有些心不在焉。Jin放下她,偷偷摸到厨房去,Kame正在专心准备晚餐,也没注意到身后多了个人。粉色的围裙,黑框眼镜,半长不短的卷发随便绑了起来,Jin看着那个背影,心里尖叫着“太可爱了”。

他走到Kame身后,轻轻搂住他的腰,然后慢慢用力抱紧,脸埋在他的肩膀上,深深吸气。

这才是生活该有的样子。Jin想。

Kame大约也是习惯了他的突然袭击,停了停手里的动作,很快又接着料理起来。他拿起一个洋葱,笑着侧头低声道:“我要剥洋葱了哦,小心呛到你。”

“没事,这样就呛不到我了。”Jin的脑袋依旧埋在他的肩膀处,声音有些模糊。

过了一会果然闻到了洋葱的味道,越来越浓。Jin偷偷抬起头看了看怀中人的侧脸,那黑框眼镜似乎并没有什么用,他的眼眶有些泛红,有些……可爱。

——啊,你怎么就知道可爱。

Jin心里想着,在Kame在白白嫩嫩的脖子上亲了一口,又舔了舔,然后舔舐他泛着粉色的耳廓,手也忍不住从衣服下摆滑进去,在他的腰腹处摸了起来,再缓缓地往上伸去……

Kame也没法一直装作镇定,身体有些发软,一手隔着衣服围裙软绵绵地摁住那双手,呼吸有些加重,侧头瞪他,眼眶红红的有些可怜的样子反倒像在撒娇。

“别闹了,等会我切到手怎么办。”

Jin感觉自己身体里有一支名为“愉悦”的曲子欢快地唱了起来——Kame很少跟他撒娇,可是每一次都能让他深陷其中欲罢不能回味无穷……

他赶紧把那砧板上的菜刀挪开了一点,然后一手扶着Kame的脑袋,侧头亲吻起来,另一只手则按上他胸前小巧的一点,轻轻挑逗。

“唔……嗯……”

空气中洋葱的味道十分呛人,Jin觉得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Kame紧紧闭着眼睛,眼角还是淌下了一滴眼泪。Jin心中一紧,随手把洋葱丢到了旁边的池子里,舔掉了那滴眼泪,这才松开了脸已经憋得通红的Kame,又帮他擦了擦有些湿润的眼睛,担心地问:“很痛吗?”

Kame没有回答,揉着眼睛转过身来,突然搂上Jin的脖子,狠狠地亲了上去,直磨得两人嘴唇鲜红才放开。Jin对这猝不及防的主动自然是心花怒放,未及反应,面前的人却后知后觉地羞红了脸。

“……现在不痛啦。”说着露出一个孩子气的可爱笑容。

Jin感觉心里软软地塌下去一块。

他轻轻捧起Kame的脸,顺着额头、眼睛、鼻子、脸颊、嘴唇,一路轻柔地吻下。然后抱住他,在他耳边说:“Kazu,Kazu,等你三十岁的时候,我们去结婚吧。”

他们在一起许多年,Kame知道他此刻是真心,也是一时激动,却还是回应了他。

“嗯。”

他知道自己也是一时激动,也是真心欢喜。

他看不到自己这一刻的微笑。

 

那以后过了好些年,说长不长,说短也绝不算短。

迷妹们的热情来得快去得也快。“赤龟”这对国民CP坚持到了2012年,最终流入了“传说”一列甚少被人提起——这还是好听的说法,再后来若有怀旧的人提起,多半也是被年轻一辈们嗤笑“都多少年前的事了”。

 

临近而立之年,Kame又将有些上了年纪的RAN从老家接回了自己身边。

RAN的性格变得有些冷淡,Kame回到家时她也不像小时候一般兴高采烈地奔过来,只是冲着门口望一眼,然后在屋子里优雅地踱着步子。

不过Kame有时一个人在厨房里待上好久,RAN就趴在厨房门口,一直一直望着主人。每当Kame完成一道菜式,她都会稍微抬起身子努力张望一下流理台,然后再次趴下。

这天Kame深夜回到家中,RAN蹲在玄关处,看着归来的主人。

他抱起RAN,揉了揉她的脑袋,轻轻地问了一句:“RAN,你想PIN酱吗?”

——这真是个好久远的名字啊。

如果RAN有人类一般的思维,此刻一定会这样想吧。

——“RAN才不像你,是个笨蛋。”

——自己说过的话都不记得。

Kame想起许多年前有个笨蛋蹲在宠物商店里,也是这样摸着还是幼犬的RAN,咧着西瓜嘴傻笑。他说,Kazu,你看这只小狗的脸,又瘦又长的,跟你有点像诶。

然后Kame骂他,你是白痴吗,才不像呢。自己却笑得停不下来。

这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了。

评论
热度(6)

© AkaiYor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