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iYoru。

Hyphen。
KAT-TUN六人で。

盘,ak偏k。
巍澜。白居偏白。

随便写写。随便剪剪。
好好生活。坚持。

【ak】身边(五)

——想见他。

 

休息时间正与Uchi聊着天的Kame突然被经纪人叫到一旁。

“赤西君来了,在乐屋。”

Kame闻言并不惊讶,很快跟Uchi打了个招呼就离开摄影棚往乐屋走去,眉头微微蹙起。到了乐屋门外,看看旁边并没有什么人,才放心开门进去。

这段时间新剧拍摄日程比较紧,偶尔团活时见个面,偶尔的上下班接送,也没有过多交流。这么多年的相处,Kame自然知道Jin心里藏着事,只以为是个人工作方面的问题,试探两次都被他傻兮兮的笑容敷衍过去,也就不再多问了。

上次电视剧外景这家伙擅自跑来探班被附近的饭看到了,才收敛了几天,又坐不住了。Kame在心里叹了口气,把门带上,顺手想要上个锁,想了想还是算了。

“怎么来了,今天OFF吗?”

Jin坐在Kame的位置上想事情,依旧斜戴着一顶宽檐帽,手里抓着个火机无意识地把玩着,听到Kame的声音也一时没反应过来。Kame原本就有些神经紧绷,又被莫名无视,而不由得有些气短。

迈着J家步走到Jin身边,面对着他,双腿交叠地靠在梳妆台前,低头看着那个毫无察觉的男人,敲了敲台面:“赤西君?”

Jin这才抬起头,被帽檐遮住了半边视线,于是奋力睁大眼睛。

“Kazu,你休息了?”

Kame脸上明显有些怒意,两条修得细长的眉毛似乎又翘高了5度10度的。只是看见Jin跟小鹿般无辜的眼神,脾气就消了大半,只小声回了句:“嗯。”

其实那一声“赤西君”叫得Jin很不舒服,又没意识到Kame的怒意从何而来,只好又低下头沉默。

Kame一声不吭地拿起Jin戴着的帽子,左摸一下右看一下,一会在手里转一会往头上戴,然后状似无意地开口:“今天没通告吗?”

“嗯,晚上有。”

“这都下午了,过来干嘛?”

Jin把手里的打火机丢进衣服口袋,起身直直地看着Kame:“想你了,来看看你。”

这下心彻底软了下来。

Kame停下对手中帽子的折腾,有些别扭又无奈地看着面前一脸“开心吗,快表扬我”的Jin,瘪了瘪鸭子嘴,把帽子盖到他头上。

Jin一把抓住他没来得及收回去的手,凑到他面前笑道:“Kazu你脸红了?”

“……我没有。”

“有,我看到了。”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

Kame佯怒,抽回手就往前走去。Jin跟在后面,笑得声音直抖。

“Kazu,Kazu你好可爱哈哈哈哈哈……”

“赤西你今天很闲吗!”——有个词怎么说来着,“恼羞成怒”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Kame狠狠转过身,撞进来不及停步的Jin的怀中,还没站稳,就被搂住不能动弹。

“是挺闲的,所以想来看看你。”Jin稍稍低下头与他脸贴着脸,一点一点收紧手臂。私底下他一直是行动派,脑子里一发出“想要见面”的讯号,就会想立刻行动。

“你怎么……”感受到Jin的气息散在自己的颊旁与发间,听出他声音里的低落,Kame还是想要问问清楚,却被打断了。

“以后不准叫我赤西君。”低沉性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有点赌气的语调,却很认真。

“……谁让你先无视我的!”被这人蛮不讲理的调调气到,Kame从怀抱中挣出来瞪他,鸭子嘴瘪出了“委屈”二字。

“我哪里……”反驳的话没能说出口,Jin回想了一下Kame莫名其妙的怒气,大概也知道自己无意间做了什么错事,“我又不是故意的……我走神了,抱歉。”

一脸比Kame还要委屈的表情。

Kame看着他,不说话,然后抬手抚上他的脸,眼睛里并不表露太多情感。

——这些天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又到底在瞒些什么?

不是不想知道,这却是Jin第一次瞒他这么长时间的心事。试探几次也无果,说不介意必定是假的,只是习惯了相信——这么多年,互相没有过任何承诺,只是靠信任相伴的人。

Jin觉得自己有几分被看透的心虚,伸手搂过Kame的腰,一手覆上脸庞上的那只手轻轻摩挲,亦不说话。

“……下个月就要演剪头发的那场戏了。”Kame靠在他肩膀,收回手环抱着他,试着提起一个新的话题来打破沉默。

Jin闻言用脸颊在他微长而卷的发间蹭了蹭,像是在抗议。

再抬头看向Jin时,已是一脸轻松幽默:“你会嫌我丑吗?”

Jin摸了摸他的头发,也笑:“你看我敢吗?”

“……我什么发型也不丑,有什么敢不敢的。”Kame白他一眼,“别把自己说的跟个纯良的妻管严似的。”

Jin用力搂了搂他的腰,凑到耳边,笑意更甚:“哦?那你承认你是我老婆咯?”

Kame一下愣住,脸也不由得有些发热。想起两人如此自然地交往至今,竟也没有过确认关系的只言片语。总觉得提这些像个女人似的,所以也不刻意计较,只是每每提起就有些不知所措,心下却也欢喜。

咚咚。

伴着两声礼貌的敲门声,门外响起了经纪人的声音:“龟梨君,休息时间结束了哦。”

Kame于是离开怀抱,转身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身后那人却不依不饶地贴上来,搂住他的腰腹,坏心眼地在他耳朵上轻啄一口,低声道:“老婆……我真想现在就要了你。”

不出意料的满脸通红。

“……谁是你老婆!”Kame用力挣开他,照着鞋面狠踩一脚,朝门外走去。临了回头嘱咐一句,“我昨天做了些咖喱带过来,你要不吃一点再走吧。”说着指了指墙边摆着的一个锅——旁边还放着干净的碗筷,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Jin见他走远,才从裤袋里掏出手机,又看了一眼早上收到的署名“藤岛景子”的邮件。露出一个十分难看的笑容。

“怎么跟你拍个戏还这么多福利的。”喃喃的自言自语,“不好好休息做什么咖喱啊……我都多少天没吃过你做的饭了。”说着好像真有些委屈堵在心口。

——Kazu,我们以后要一起出道哦。

年幼的自己,说过的天真却也很认真的话。从来没有忘记过,这一刻却愈发清晰。

Jin颓然地合上眼。

——如果当初再多加一句「以后也要一直在一起哦」,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

曾经羞于启齿的话,现在想想其实也并不是那么难为情。

——Kazu,如果我们能一直这样下去该有多好。


评论
热度(8)

© AkaiYor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