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iYoru。

Hyphen。
KAT-TUN六人で。

盘,ak偏k。
巍澜。白居偏白。

随便写写。随便剪剪。
好好生活。坚持。

【ak】身边(三)

两人找到一家小小的西餐馆,地处偏僻,价格昂贵,平时客人不多,来的也多是圈子里的人。老板是一个在日本生活了10年以上的美国人。将近11点了,侍应生也都下了班,店里只有这两个客人坐在角落里享用晚餐,还是老板亲自开的小灶。

“……怎么?没胃口?”

Jin见Kame一小口一小口吃得很艰难,不时还用餐具拨弄一下盘里的食物,不由得皱了皱眉。

“……哪有人这个时候吃饭的。”Kame憋了几秒才小声回了一句。

“那就当是宵夜好了。”Jin说着,切下一小块牛肉放进嘴里。

“我真的吃不下……”Kame看了看盘里剩下一半以上的食物,一下子没了底气。

不是没有胃口,只是没有心情。

“呐。”Kame犹犹豫豫地开口,“……SOLO演唱会的事,已经定下来了?”

“……嗯。”

空气停滞了几秒。

“挺好的,Jin不是一直很希望有自己的演唱会吗……”

Jin听着Kame越来越轻的声音,慢慢放下了手中的餐具。

Jin也几乎忘了自己最信赖的最可靠的Kazu,才是团里最小的一个。他很喜欢很喜欢这个团,无论什么时候都会说“我是KAT-TUN的K”,听说亚巡决定和五个人巡演时的温度差大概是赤道与南极。

Jin又拿起刀叉,切下一小块牛肉,喂到Kame嘴边。Kame茫然地盯着那块牛肉看了一会,才张嘴吃掉。

“我不在的时候也要好好吃饭啊。”

“嗯……”

“Koki会监督你的。”

“……嗯。”

“走吧,我送你回家。”

 

两人互相接送的半同居生活也持续了将近三年。除了偶尔像最近这样个人工作过多无法见面,基本上也就是今天住你家明天住我家的同居状态。

原本就是老爷子一手推出来的团体,事务所看在组合发展稳定的份上也就渐渐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明明三年前刚出道不久的时候,还曾为此把Jin遣送出国,这两年除了督促擅自发布目击的路人删照片倒也没有过多管制。

Jin这晚开的车,是一辆白色路虎,很多饭也是知道的。他看了看后视镜,有一辆出租车从他们出了西餐馆就一直跟着他们,八成是跟来的饭。

Kame租住的高级公寓,应该是Jin除了自己家之外最熟悉的地方了。然而这次的尾随者似乎也很熟悉,Jin绕了几个弯也没能甩掉。Kame也早就发觉Jin在故意绕路,默不作声地戴起了帽子和墨镜,顺手也把放在自己腿上的宽檐帽又戴到了Jin头上。

Jin愣了一下,埋怨的口吻说着:“很危险的好不好。”自己把常年遮住视线的帽子调整了一下。

“走那边。”Kame拍了拍Jin的手,指了指另一条路。

Jin依言而行,翻过手掌把Kame的小短手包在掌心里,轻轻握了握,仿佛在说,“没事的”。

想那锲而不舍紧跟车后的人大概也是认出了这条路是去Kame家的路,这辆车却似乎不是Kame开的车,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

Jin见始终甩不掉尾随者,突然想到,如果只是自家饭,无非就是又被公司高层叫去警告几句,但如果是不怀好意的八卦杂志的狗仔,却很是棘手。单手掌着方向盘,另一只手依旧牵着Kame,有些不安地用大拇指摩挲着Kame的手背。

一直低头刷着推特的Kame突然道:“片场的目击……果然又被要求删除了呢。”说着把手机屏幕转向Jin的方向晃了晃,Jin只用余光瞟了一眼,不作声,继续开车。

兴许是感应到他的不安,Kame回握他的手,异常冷静,说:“没事的。”

 

另一边,喜多川老爷子看着公司又一次拦下来的“赤龟目击情报”,陷入了沉思。

 

Jin思索再三,放弃了跟那辆紧追不舍的出租车作斗争,以豁出去的架势一直开进高级公寓的地下车库——Kame租住的高级公寓安保措施还是很有保障的,来历不明的出租车必定是进不来的。只是不知道尾随之人到底什么身份,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被拍下什么把柄。

上次一起去看房子被路人看到了,被警告了一次。

上上次去超市买东西被路人看见发上推,也被警告了。

上上上次……

这次不但在Kame片场被饭看到,还在回家路上被不知道什么人尾随了,一定又要被警告了……

看着Jin若有所思的样子,Kame捏了捏Jin的手:“这里他们肯定跟不进来了,明天还有工作的吧?早点回去休息吧。”拿好东西准备下车,却被Jin拉住。

“Kazu……”欲言又止。

Kame回头看着他,眨了眨眼睛,突然带了些微笑意:“演唱会的事……反正五个人也不是第一次了……”大概2秒的停顿,“这次巡回一直到8月份呢,也许还能像上次一样……等你回来。”

故作轻松的口吻和那句“等你回来”反而让Jin心口一紧,然而如此笨拙的自己却只有他能一眼看穿。

Kame说完又翘着嘴角盯着Jin看了几秒,出其不意地凑近,对着他的西瓜嘴“吧唧”亲了一口,然后下了车。

Jin为这突然的主动又惊又喜,于是收起心中的不安,跟着下了车,带点一如往常的笑:“Kazu,我是想说,不请我上去坐坐吗?”

Kame的脸“刷”的泛了红。

“……你最近不是很忙吗?”视线下移,小声嘟囔着。

“我只是担心刚刚那个不明身份的尾随者还在外面守着而已。”深夜的地下车库并没有旁人,Jin大着胆子一把揽过脸还红着的Kame,低头咬了咬他小小的耳廓,“都半个月没见了,你好像一点不想我。”故作委屈的语气。

这回连耳朵也红了。

Kame从Jin温热的怀抱里挣扎出来,拽着他的袖子一路拽进了电梯。

“说了多少次不要随时随地发情。”

“那现在可以了?”进了电梯,马上又从背后抱住Kame的人笑着说。

“现在也不可以。”Kame挣扎着转身,“这里有监控……唔……”

话音刚落,就被覆上来的唇堵住了声音。

“我以为这里的保安早就习惯了呢。”Jin额头抵着Kame的,戏谑地笑道。然后不等对方反应,将他逼近电梯角落里,断了退路。又是一个深吻。

大约也是输给了这些天的想念,Kame最终还是顺从地搂住面前的人,闭上眼回应他。脸上的酡红想是一时半会退不下去了。

 

Jin口袋里的手机轻微地震动了一下,无人理会。

亮起的屏幕上显示着“关于solo发展愿望……”的文字,很快又随着时间流逝而暗了下去。

 

-TBC-

评论
热度(7)

© AkaiYor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