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iYoru。

Hyphen。
KAT-TUN六人で。

盘,ak偏k。
巍澜。白居偏白。

随便写写。随便剪剪。
好好生活。坚持。

【ak】逃不开

夜幕下的东京街道洋溢着平安夜的气氛,连接一棵棵行道树的彩灯,每隔一段距离就会出现的大同小异的圣诞树和圣诞老人。

Kame余光瞥见车窗外快速倒退的漂亮街景,并没有力气欣赏。

结束一天的工作,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中。电话一闪一闪亮着红灯,五条电话留言。他按下播放键,免提,一边换衣服一边听着电话里的留言。

 

——“喂——?KA——ZU——”

——“啊,不在家啊。说起来今天是MSSL的彩排?加油哦w”

——“呐,明天能见面吗?开演前?或者直播结束后?”

——“呐,听到留言要回复我哦——”

——“啊,说起来今天是平安夜呐,那什么,Kazu……”

 

是Jin的声音。

拖着长长的尾音,说话有些语无伦次。最后一句竟然话还没说完就挂断了。

——这家伙,到底喝了多少。

Kame系着浴袍的带子,开着免提回拨了电话,脸上表情只有无奈。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动静,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打开手机查看邮件。

“喂——?”

电话接通了,一听就是有些微醺的声音,却仍是透着性感的好听。对方似乎是在某个酒吧,电话里传来嘈杂的背景音,在这空旷的只有一个人的家中显得十分突兀。

“……喂,Jin,听得到吗?”

那边没有回应,只听得到背景音一点一点变小,大概是移动到了安静的地方。

“Kazu?”意识显然清醒了不少,“刚回到家吗?”

“嗯。”

“呐,你也差不多该把新的手机号码给我了吧。至少,邮件地址什么的……”

“……我不要。”下意识的拒绝过于果断,又补了一句,“现在还不可以。”

“……”

这次没有故作失落的“诶——”或“为什么”。

因Jin闪电结婚而僵化的关系,好不容易从去年公开“再会”后开始缓和了一些。然而尽管时不时会联系,Kame却始终不愿意将现在的手机号码或邮件地址留给他,也不曾对原因多做解释。每次索要无果,Jin都会以“家庭电话才是最亲近的”进行自我安慰,但是最近这样的理由越来越不奏效了。

陷入短暂沉默。而后Kame带着试探的口吻开口。

“明天……应该是无法见面了。MSSL四个小时的直播,结束时间已经很晚了。”

“嗯……”

“那,晚安。”

“嗯……”

——手机号码的事,似乎比想象中更加失落。

但是不知该从何解释。

“呐,你刚刚,最后一条留言……”也许是意识到自己过于冷淡,Kame才终于主动提起一个话题。“好像没有说完?”

“嗯……?”稍微回想了一下,“啊,Kazu,平安夜快乐。”

温柔得如歌声一般动听。


MSSL的直播一直到晚上十点。KAT-TUN四人收拾完毕各自回家时已是深夜。

Kame回到家中,洗去一身疲惫,打开衣橱准备换上喜欢的浴袍,不巧瞥见了最边上一件长袖的黑白竖条纹的衬衫。洗好了一直放在家中,没有合适的机会还。

想起昨晚那些死缠烂打的电话留言,和自己过于冷淡的回复。

——怎么昨天就没注意到衬衫呢。

一直有意识地避开过于频繁的见面,这次算是终于有了个不得不见面的理由了吧。

Kame叹了口气,把衬衫拿出来叠好,放入袋子里。丝毫没有注意到心底对于见面一事的小小期待,把一天的疲惫都打败了。

 

拿着衣服出了家门,拨出那串时不时在自家电话显示屏上蹦跶的,早已烂熟于心的数字。

“喂——?”

听声音似乎又有些醉意。Kame皱了皱眉。

“你现在在哪里?”

“嗯?……Kazu?”

“我问你现在在哪里……你的衣服,还没还你……”

“……”

“喂?”

电话那头出现了莫名的沉默,过了一会才又有了动静。

“喂?你好,Kame……龟梨君?”

不认识的男声。

“……嗯。”思索片刻还是承认了身份,想必这人是刚刚听到了那个笨蛋叫他Kazu的,“你是……?”

“啊,你好,我是山田孝之。”

——不熟的知名男演员,似乎是最近跟Jin关系很好。

Kame于是习惯性进入了工作时的交流状态,并不细想对方对他们关系的知晓程度。

“你好,请问你们现在在什么地方?我这里有……”Kame犹豫了一下,把“衣服”二字吞了下去,“有点东西要给赤西君。”

“赤西刚刚喝得有点多,睡着了,你如果方便的话……我们在……”

山田孝之说出一个KTV的地址。

Kame打开车门,挂掉电话,看了看手上的手机,才发现自己无意识间用手机联络了Jin。

——真是防不胜防。

——嘛,就这样吧。

 

Jin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坐着Kame,似乎在摆弄手机。

他愣了一下,直到看到Kame手里拿着的是自己的手机,才猛地清醒过来。夺过手机,打开通话记录,看到第一个是陌生号码,才松了口气。

Kame并不知道他已经醒了,被突如其来的抢夺吓了一跳,又看到他一连串的动作表情,无奈地笑了笑。

“呐,号码,”Jin把手机屏幕转向Kame,晃了晃,“我存起来咯?”

“嗯。”低头,笑容更深。

“你笑什么。”低头存着号码的Jin听出他的笑意,抬头瞥了一眼,复又将注意力转回手机屏幕,“说起来,孝之呢?”

“我来以后就走了,大概先回去了吧。”看着Jin在通讯录里输入“Kazu”的字眼,心里软软地陷下去一块,声音也变得温和起来。

“呐,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为什么不愿意给我手机号码。

“Jin,”他收敛了眉眼间的笑意,打断了Jin的话,“我们不可以在一样的地方摔倒更多次了。”

——你还记得八年前你为什么要去留学吗。*

——你还记得去年我们的“再会”事件,事务所是怎么介入的吗。*

这些话,他说不出口。

为了这些事,他们闹过不少矛盾。Jin是笨蛋,从他们相识那天起就是公认的笨蛋。但是到了现在,他也一定多少能懂其中没有明说的话了。

“……”Jin握着手机,呆坐着,没有说话。

Kame深深叹了一口气,站起身,走到Jin面前。他轻轻环过Jin的脖颈,抱着他,将他的头靠在自己腹部:“Jin,我承认,我没有办法不介意你的婚姻。”

“……”Jin的眼睛里有了动摇的颜色,表情变得更加僵硬,这是他的死穴。

“但是,我也不想再逃避你了。”Kame说,许久没有过的温柔语气,“我也很喜欢Theia,孩子总是无辜的。下次,有机会的话,想带礼物给她。”

Jin顺势搂着Kame的腰,微微闭上眼睛。

——这已经是龟梨和也最大的妥协了吧。

 

“话说我是来给你送衣服的。”

温存片刻,Kame打破了空气中的宁静。伸手取过带来的袋子,递给Jin。

“上次找你借的衬衣,洗好了的。一直忘了还给你。”

Jin只是看着那个袋子,没有接过,也不说话。

“怎么了?”Kame又晃了晃手中的袋子。

“……我不要。”Jin将头偏向一边,“不要还给我。”

“哈?为什么?”

Jin窘迫地用手蹭了蹭鼻子:“……如果没有这件衣服,你是不会来见我的吧。”

“……”Kame一边憋着笑,一边将袋子递到Jin手边,“你是白痴吗。”

“哈?”

“衣服,我迟早是要给你的啊。不过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

——说的也是。

——可是今天是圣诞节嘛。

Jin又看向Kame,依旧没有接过那个袋子,上前一步将面前的人拥入怀中。他埋头在Kame的颈窝,声音闷闷的,气息随着言语热热地扑在Kame的肩颈处。

“呐,Kazu,Merry Christmas。”

Kame也回抱他,在他动听的声音中微笑起来。

“嗯,圣诞快乐。”

 

而后是久违的亲吻。

没有了从前热烈的缠绵,只是轻轻吮吻着唇瓣。

Kame感受到Jin靠近时的试探,嘴角始终噙着笑,没有躲。他许久没有过这样激烈的心跳声,一下一下的,试图盖过他心中微微冒头的罪恶感。

他知道他从来也躲不开这个人,无论是19岁,还是29岁。

 

 

【*处是小道或repo:留学小道真假不知,不过我当作一个梗来使用了;去年再会的repo,第一个发目击的推主后来删推并说是事务所要求,个人认为应该有一定可信度。】

 

 

后记:

懒得想题目,就当作圣诞番外了。

临时开的脑洞,废话多的毛病一时半会改不掉。有时间会根据正文修改吧。

因为时间线和Jin已婚身份的原因,可能剧情方面会有是非争议。所以,我写什么内容不代表我认为这样做一定是对的或错的,我只写我想写的。

世事因人而异,无关对错。

虽然迟到了,还是说一句,大家圣诞快乐w



评论
热度(10)

© AkaiYor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