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iYoru。

Hyphen。
KAT-TUN六人で。

盘,ak偏k。
巍澜。白居偏白。

随便写写。随便剪剪。
好好生活。坚持。

【唐毒BG】生死蛊(影视文学作业·剧本)

内容梗概:

天宝十四年,安史之乱爆发。时值大唐盛世由鼎盛衰变,安禄山率领的狼牙军与五毒叛教天一教联手,一时间唐军陷入苦战。江湖各派纷纷伸出援手,协助唐军与狼牙抗争,其中五毒教弟子曲凰和唐门弟子唐千影率领的部队在行军路上与天一狼牙联军进行了生死战争。

 

旁白:生死蛊,施蛊者将代替被施蛊人承受一切伤害,包括死亡。

 

场景1

地点:唐家堡

时间:756年三月初五,酉时

环境:晴朗无云,天色渐暗,有少许星光微亮

(唐家堡堡主梁翠玉收到朝廷机密军队天策府发给江湖各派的请求武林人士支援朝廷军队与狼牙叛军抗争的密函,与唐门四老商量过后,决定派唐怀义门下弟子唐千影率部分唐家弟子上战场。)

唐老太太[仔细阅读密函,皱眉,语气凝重,说话间隙不时咳嗽]:咳咳……我也活了有百年了,战争也见过不少,这次……[手握拐杖,颤巍巍地转身,此处侍女上前扶其坐下]咳咳……朝廷也是气衰力竭了……

唐千影[匆匆走入唐家堡主殿,上前向堡主行礼]:老太太此次找我何事?

唐老太太[从怀中掏出天策府密函,递给唐千影]:昨天刚刚送到的加急密函,你自己看看。

唐千影[上前从唐老太手中接过密函,看了一眼]:天策府……?[尾音带有疑问语气,看了内容后表情从疑惑变得明白]老太太的意思,是让我上战场支援?

唐老太太[轻声叹气,撑着拐杖站了起来,此处侍女上前搀扶]:咳……你从小就聪明。[走到唐千影面前,停步,双手撑着拐杖,看着唐千影,表情严肃]我已和四位长老商量过,你是最合适的。虽说朝堂江湖井水不犯河水,然而这一次却是关系到改朝换代的战争……咳咳……

唐千影[行礼,声音铿锵有力]:弟子明白。

唐老太太[拍了拍唐千影的肩]:明白就好……咳咳……这次行动,十分危险,狼牙大军势如破竹,不过以你的实力,我们倒不十分担心。[停顿,微微仰头向上看,声音放轻,带有迟疑]只是那天一巫蛊之术颇难破解……恐怕只有五毒教能抗衡。还要看五毒教愿不愿意加入这场战争了……

唐千影[作思考状]:五毒教在江湖中虽一直特立独行,但他们与天一的仇怨……说不准这次会出手……

唐老太太:与五毒教商议之事我已让你师兄无痕今早快马加鞭去往苗疆。咳咳……前线战况激烈,你明早便率500弟子出发吧……

唐千影:是。

唐老太太[转身,背对唐千影摆了摆手]:时候不早了,你先去休息吧。

唐千影[行晚辈礼]:那弟子先告退了。[快步走出主殿]

 

场景2

地点:五毒教

时间:756年三月初七,巳时

环境:阳光明媚,晴朗无云

(五毒教主曲云再三思量,决定与江湖各派一同支援唐军。曲云修炼巫蛊之术导致回归童身,此时坐在因身中剧毒化为巨型尸人的侍从——孙飞亮的肩头,天蛛使容夏门下弟子曲凰正跪于教坛前听候教主派遣。唐门弟子唐无痕率侍从立于一旁。)

曲云[晃动着双腿,歪头直直看向曲凰,声音轻快]:凰儿,你还没去过中原吧?

曲凰[抬头看向教主,作不明所以状]:……是,凰儿未曾出过苗疆。

曲云[动作轻巧地从德夯孙飞亮肩上一跃而下,蹦跳着来到曲凰面前]:想去中原吗?[俯身拉起曲凰的手]来,别跪我了,起来说话。

曲凰[顺势起身,面露疑惑]:……诶?教主为何这样问?

曲云[松开曲凰的手,转身走向唐无痕身旁,作介绍状]:这是唐门来的人,唐怀智长老的弟子唐无痕。[此处唐无痕行平辈礼示意,曲凰面带疑惑回礼]初五那天我倒也收到了天策府的密函,只是我五毒教一向不愿参与中原的事,何况是朝廷战争。[再次转向曲凰,表情从轻松转为严肃]只是这次狼牙竟与天一联手……天一教原是五毒叛徒所创,与我们有不共戴天之仇……

曲凰[呆滞状]:天一……[轻声喃语,表情逐渐变得愤恨]天一教于我,是灭门之仇……

唐无痕[接过曲云的话头,语速极快]:我这次来,是奉堡主之命,前来请五毒教主派教徒与我们一同对抗天一狼牙联合军。[对曲云拱手]那天一巫术邪门至极,实在难解,江湖之中恐怕只有巫蛊始祖的五毒教能与之对抗……这次战争,也是关系到改朝换代的危机,天策府给江湖十一门派都发了密函,想必战况十分紧急……请务必,[停顿,加重音]请教主务必出手支援。

曲云[扭头冲曲凰耸了耸肩]:……就是这么回事。年轻教徒中数凰儿你的蛊毒之术最为狠毒,也数你的补天之术最为仙灵,而且你年纪轻,体力好,没人比你更合适了。[示意一旁的四使]我与圣蝎、天蛛、玉蟾、风蜈四使挑选三百名年轻能干的教徒随你上战场,这一程虽危险,却也是一次历练。

曲凰[眼神坚定]:凰儿明白,此去,[咬牙切齿]必杀天一个片甲不留。

 

场景3

地点:成都玄中观

时间:756年三月初九,未时

环境:阴,暴雨,乌云密布,天色极暗

(五毒教弟子曲凰一行三百人经过两天路程,暂在成都玄中观避雨歇息。女子在观内生火更衣,男子在门外。)

五毒教弟子蓝渠[脱下外套]:这雨可真大,[话间换上破军套装,戴头饰]凰儿姐姐,这已经到了成都了,还有多久到目的地呀。

曲凰[将换下的衣服晾在一边,破军套装穿戴整齐,背对蓝渠整理头饰]:前面不远就是蜀军大营了,营里给我们准备了些干粮盘缠,唐家堡的人应该早就到了,我们先去那儿与他们汇合。[转向蓝渠]然后去马嵬坡。[此时房顶传来细微响动,表情变得警惕]谁?![出声的同时抬头看屋顶]

观外众五毒教男弟子[骚动]:房顶有人!

(曲凰飞身出观,上了房顶,只见一个身着蓝色衣装,戴半张银色面具,只露出右半边脸,背上有机甲翅膀的人正要起飞。)

曲凰:想跑?[从背后抽出武器,太上忘情,泛银绿光的虫笛]

(曲凰吹奏太上忘情,使出一招千丝——召唤出天蛛,吐丝绊住面具男的腿脚,又招出灵蛇攻击他。)

面具男[向前一趔趄,痛呼一声]:啊!奶奶的……[收起机甲翅膀,袖中藏有暴雨梨花针,转身向曲凰打去]

曲凰[躲过攻击,面露惊讶,后退两步]:……暴雨梨花针……你是唐家堡的人?[收起攻势]

面具男[收起暗器,面具下叹了口气]:是。[内心:瓜娃子手真快,还狠]在下唐家堡唐千影。[拱手]

曲凰[面有歉色,因尴尬而脸红,语气别扭]:……躲在屋顶做什么,被人发现了还立刻就要逃跑,让人误会是盗匪也怪不得别人。[拱手]五毒教曲凰,[小声道]刚才……刚才对不起。

唐千影[摆了摆手]:没事没事,这点毒我唐家堡还是能撑住的……我是听出来探查的师弟说玄中观这边好像有一群看穿着像是苗疆来的人,就过来探个究竟。[朝曲凰笑笑,露出的右眼和右嘴角有明显弧度]虽然会面不太友好,也算是汇合了。进去把身上擦擦干,等雨停了我带你们去蜀军大营。

曲凰[羞涩低头]:……好。

 

场景4

地点:成都蜀军大营

时间:756年三月初九,酉时

环境:晴,天色微暗

(一个时辰后,雨停了。受唐千影身上各式各样的机关吸引,五毒教弟子们已和他相处甚欢,一行人离开玄中观,有说有笑地到达了蜀军大营。唐千影因伤口不适卧于营中榻上休息。)

曲凰[端着一碗药进入营内,在榻边坐下,面带歉色]:伤口还疼吗?

唐千影[忍痛挣扎起身]:你这毒……有点厉害。[苦笑]

曲凰[放下碗搀扶]:你别起来了……这毒是我自制的,只有我能解。[复又拿起药碗,吹了吹]刚才在玄中观没有锅炉,没法熬解药。这是我刚熬好的,快喝了它。[递到唐千影嘴边]

唐千影[接过药碗,一口喝下,递回曲凰]:哈……真苦。谢啦。[吐了吐舌头,笑]时候不早了,你快去休息吧,明天一早就出发去马嵬驿。[在榻上躺下]

曲凰[端着碗向外走去,又想起什么,转身看向唐千影,语气迟疑]:你……那面具,睡觉也不脱吗?

唐千影[闭着眼,面无波澜]:唐家堡从不以真面目示外人。

 

场景5

地点:马嵬驿卧龙坡

时间:756年四月初七

环境:硝烟纷飞,晴,有小雨

(唐千影曲凰所率部队在马嵬驿与天策府、纯阳宫、万花谷、七秀坊部分分队集合行动,江湖各派组成武林盟。杨国忠密谋造反,暗中与吐蕃僧、狼牙军勾结。唐家堡速来以暗杀之术闻名,唐千影得情报机动队密报,决定派唐门刺客队暗杀宰相。)

唐门弟子A[急冲进唐门营内,面色惊慌]:千影师兄!不、不好了!

唐千影:怎么了?

曲凰[手提一包袱,缓步进入营内]:吐蕃僧今日送来的。[将包袱放于唐千影面前案几之上,打开包袱,里面是一唐门刺客人头]刺杀行动失败了,这是宣战。

唐千影[讶异,受到打击]:这、这不可能……[内心:唐家堡的暗杀绝无可能失败……]

(天策、纯阳、万花、七秀领队相继进入营内。)

天策弟子程莫殇:我们有内奸。

唐千影:什么?!

万花弟子东方淼[语调温和]:不过在我们眼皮底下叛变也是有胆量……吐真剂这种东西我倒是无论何时都能做呢……[抬手,晃了晃手中的药瓶]就差一味药材了……[看向曲凰,微微一笑]

曲凰[会意一笑]:蛊虫?[目光阴冷]要多少有多少。

(六门弟子齐力找出内奸后,施以严刑,最后削下头颅,送到了宰相杨国忠面前,以示接战。很快,卧龙坡之战开始了。狼牙军与吐蕃僧尽是亡命之徒,武林盟虽在实力上高于一筹,却仍陷入了苦战。)

……

曲凰[举起太上忘情奋力拍出一个百足,给了面前的狼牙百夫长僧致命一击]:呵,真弱。[冷笑]

吐蕃僧B[在曲凰背后抬手偷袭]:吃我一掌!![用全力对曲凰背部拍出一个龙炎掌]

曲凰[吐血倒地,五脏六腑像被灼烧般一阵剧痛]:啊!!!

狼牙死士C[见曲凰负伤,举起手中狼牙锤砸来]:哈哈!再接一锤!

唐千影:曲凰!![从旁飞身挡在曲凰面前,抬手,暗器出袖]听说过暴雨梨花针吗?[冷笑一声,展开攻势]

曲凰[挣扎起身,收起太上忘情]:我会的,可不止蛊毒之术。[又拿出另一虫笛,名为枫木晚晴,泛紫光。施女娲补天之术,并为唐千影施下蛊惑众生]千!蝶!吐!瑞![曲凰转着手中虫笛,身边忽有碧蝶飞舞,身边八尺内武林盟人伤口竟有愈合之势]

……

旁白:卧龙坡之战武林盟险胜,此间唐千影曲凰二人情愫渐生。

 

场景6

地点:枫华谷枫林战场

时间:756年七月初三

环境:硝烟纷飞,阴,有小雨

(枫华谷战况惨烈,唐千影曲凰率军支援。四个月的并肩作战,同生共死,二人渐生情愫。自卧龙坡之战中,唐千影为保护曲凰而身受重伤之后,曲凰便收起太上忘情,专于补天之术。)

旁白:曲凰自卧龙坡一战后便收起太上忘情,专于补天之术。这日武林盟在枫林战场与天一狼牙联军陷入苦战。唐千影身中多种天一蛊毒,负重伤。

……

唐千影[捂着伤口,挣扎站稳,咬牙切齿]:这天一邪教,一招一式如此阴毒。

曲凰[力竭状,轻声]:我尽力了……他们人数众多,这毒解得我精疲力尽……[看了看手中的枫木晚晴,似有暗淡之势]

唐千影[伸手牵住曲凰,微笑]:别怕,[用力握了握掌中纤手]还有一点力气,我们能冲出去……

曲凰[回以微笑]:嗯![一阵阴风吹过,笑容僵硬,随即消失]……恐怕,我们这次是凶多吉少了。[内心:这股力量,是乌蒙贵!]

唐千影:怎么……[自断话音,看向曲凰身后]

天一教教主乌蒙贵[冷笑]:总算找到你了,幸存的小姑娘……[抬手招出毒蛛,吐丝将曲凰缠住,勒其脖颈]当初我也是这样灭了你们一家的。

唐千影:凰儿!![上前攻击乌蒙贵,被一掌击飞]啊!

曲凰:呃……[颈上蛛丝不断施力,双脚离地]你……你还以为……这种招式……[反握笛子,聚力,拍向蛛丝]能困住我吗!

乌蒙贵:看来似乎成长了不少嘛。[右手指间射出蛛丝,封住曲凰经脉,左手向唐千影致命处施剧毒]

(曲凰被封经脉,无法转换心法重施蛊毒之术,情急之下向唐千影丢出一个蛊惑众生。唐千影身负重伤,无力还击,却没等到预料中的切肤剧痛。)

曲凰[痛呼]:啊啊啊啊啊!![七窍流血,四肢皮肤融化]

唐千影[瞪大眼睛,面色惊恐]:凰儿!![扑向曲凰,全身颤抖]怎……怎么会……

曲凰[倒地,虚弱]:不,不要碰我……生死蛊……马上就要失效了……

唐千影:生死蛊?!

曲凰[微笑]:我……我在你身上种了生死蛊……一生,只能种一次的……咳咳……[缓缓闭上双眼]我、我好想,看看,面具下的……

唐千影[抚摸曲凰脸庞]:凰儿?凰儿……?[枫木晚晴应声而碎]啊啊啊啊啊!![落泪,咬牙切齿]乌蒙贵!!!!!

……

旁白:枫林一战,武林盟与天一两败俱伤,死伤惨重。唐千影负重伤,被随后赶来的援军从鬼门关救回。原来曲凰施下的蛊惑众生,竟是以生死蛊为引。本以为种的是少女心事,却不想更是凰儿性命。

 

场景7

地点:枫华谷紫源泽

时间:756年七月初七,戌时

环境:晴朗无云,月光清亮,星光璀璨

(乞巧夜,唐千影手握曲凰遗物,独自一人在紫源泽湖中亭放飞花灯。)

唐千影[摘下面具,微笑看向手中的太上忘情]:凰儿,今天是乞巧节。[抬头看放飞空中的花灯,目光微动]花灯,好看吗?

旁白:千机变,岁月悠悠,长不过此间。

 

-END-



【完成于2015年7月3日】

评论
热度(5)

© AkaiYor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