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iYoru。

Hyphen。
KAT-TUN六人で。

盘,ak偏k。
巍澜。白居偏白。

随便写写。随便剪剪。
好好生活。坚持。

【柯哀】永远最快乐

那不过是最后一个案子……

那是她对组织最后的记忆……

没错,她就是从那个黑暗如乌鸦的组织逃出来的——被组织称为“背叛者”,被由高中生缩水成小学生的侦探称为“杀人犯”的女子——灰原哀。

或许,叫她“Sherry”更合适,但组织成员——匹斯克不是说过吗,宫野志保——才是她的名字。

也许,这个故事应该从最后一个案子说起……

 

【最后一个案子】

1.

这应该是组织与工藤新一的最后一次对峙……

“完成了。”一个淡淡的声音,从一个茶色头发女子的嘴里传出。这句话,是说给她身后的阿笠博士听的。

是的,完成了,工藤新一梦寐以求的解药,APTX-4869的解药。

其实,博士现在很想打电话给新一……哦,不,现在是柯南,告诉他解药完成的好消息,可是哀一再告诫他,在未经她允许前,绝对不能将解药完成的消息透露给江户川,万分之一也不行。她是希望自己能亲手交给工藤的,如果有这个机会……

当然,她能察觉到,深藏不露的组织渐渐浮出水面,她预感将有大事发生——无非就是组织与工藤,或是FBI的决斗。如果预感正确,她也许会丧命。

但现在的哀几乎能确定,那将不再是预感,而是现实……

两天前,她踏出帝丹小学的大门时,那股熟悉的,专属于组织的冰冷的气息从她身后袭来。无疑,她定然是怕得浑身颤抖,差点没瘫软。她用最后一丝力气转身,她看到了,街的拐角处,已无身影,但犹有那飞扬而起的金色长发……

GIN?!!!

莫非GIN已经知道了……

关于APTX-4869的秘密……

还有……

她——灰原哀与江户川柯南的真实身份?

这样的猜想,让她惊慌间却又很茫然

2.

终于。

她的想法得到证实。

某摩天大楼里,一个隐蔽的小房间内——

“大哥,带来了。”VODKA将灰原推推搡搡地带到GIN面前。

“嗯,”依旧冰冷的语调“你出去吧。”

然后,VODKA退出了这个狭小且黑暗的房间。少了一个人,房间显得宽敞多了。

“我想死你了,”一贯的开场白“Sherry……”微微勾起的嘴角,冰冷的语气,加上黑暗中死亡气息,使灰原恐惧地睁大她那原本眼神淡漠的双眸。

她的双手被束缚着,失去自由……缩小后又矮又瘦的身躯在GIN面前是多么渺小。

3.

既然是有关组织,FBI不免要来插一脚,因为组织最近在米花镇的活动似乎有些频繁。

然后。

江户川也终于知道灰原被组织带走的事……

然后的然后。

他从FBI那里打听到了组织所在……

毫无疑问,他要去救哀,即使她曾经是他口中的“杀人犯”。

就如一年前在杯户酒店发生的事件一样,一样是组织带走了灰原,江户川也如那次事件一样——一边紧张地大喊着“灰原”,一边以全速赶往组织……也就是灰原目前所在的地方——在“引爆摩天大楼”事件中,不幸“惹炸弹上身”的摩天大楼。

4.

啪——

    一如上次,GIN在给予这个“背叛者”枪林弹雨的洗礼。又一声惨叫后,哀终于无力的躺倒在地,浑身是血。一个小小的身躯倒在血泊里,小的几乎让人注意不到。

哀……

真的很坚强……

而此时,江户川觉得自己似乎听得到哀痛苦的叫声,他的心在痛,比小兰失忆时的痛还要痛……

现在的哀,只是那么那么小的小学生身材,怎么经得起枪林弹雨的拷打……

他感觉得到,哀跟他近在咫尺,他很着急,冷静的头脑一下子全乱了……灰原,你到底在哪儿?

他终于清楚地听到GIN无情的枪声……

听不到哀痛得大叫的声音……他知道,灰原已经没有力气发出一点点声音……

当江户川终于踏进那间“刑房”,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灰原倒在地,身下是一滩血,四肢、肩部都在汩汩地流着血,唯一能证明她还活着的证据就是她的身体轻微的起伏,轻得几乎看不出来,但那至少能证明她在呼吸。

柯南觉得恐慌,这些日子平凡的表面隐藏着深刻的黑暗。他让自己平静,却抑制不住颤抖——他这样谨慎小心地守护着所有人,他知道灰原与自己是同类,他小心翼翼地隐瞒所有人——兰、园子、毛利大叔、妃英理、少年侦探队……

他害怕有一天他的消失会引起伙伴们的恐惧,他隐瞒的同时保护着所有人,他要给他们一个假相——他活着,工藤新一活着,他在所有人背后默默地屹立着,永不倒。

可是第一个受到伤害的是她——灰原哀,宫野志保,组织的叛徒雪莉,他亲爱的同伴——一个即使死亡也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的,卑微而坚强的女子。

5.

当然,GIN已经知道,江户川,就是从前被他强行灌下APTX-4869的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

APTX是Apotoxin的缩写,意为——程序细胞自动死亡。哀与工藤在服下APTX-4869后非但没有像其他服药者一样死去,那奇特的身体反应着实让GIN感兴趣,但是——知道药物秘密且与组织为敌的人绝对不能留活口,干掉这两人实在容易,方式还是一样老套——定时炸弹。

剩下……

只有3分钟,“我一定要带着灰原一起离开这里。”江户川是这样想的。

他做到了,在离开摩天楼时,炸弹爆炸了……

 

【也许永远不再见】

1.

组织已经得到了法律的制裁……

江户川和灰原因为爆炸的冲击力而晕了过去,两人都负了伤。

但世界上总是会有奇迹发生,她和他是被上帝眷顾的——很庆幸,他们幸运地活下来了。

灰原身上的枪伤和爆炸时的负伤居然都不足以让她与世长辞。

但是……她失忆了……

2.

“灰原,你还是什么都记不起来吗?”江户川带着灰原在她曾去过的地方到处转,可惜的是——她还是什么都不记得。

步美嘤嘤地哭着,元太和光彦抽泣着,连小兰也在抹眼泪。为什么?为什么呢?为什么灰原就是不能恢复记忆呢?

“真的很抱歉,我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灰原带着歉意地笑着。

失忆……

也许对灰原来说是件好事。柯南如是想。

因为,灰原曾经这样说:“如果是我,我宁愿失去记忆,忘掉姐姐的死,忘掉组织,把以前的不开心全都忘掉……”

灰原……

难道失忆是你自己的选择?

3.

失忆的灰原变得温柔,变得名副其实的可爱,但是看着这样的灰原,柯南还是浑身不自在……

阿笠博士家中——

“新一……这个给你。”阿笠博士把手伸向柯南,掌心里躺着一颗小小的胶囊。

“这是……”江户川半信半疑地说出自己的猜测“解药?!”

“嗯,”博士微笑着点头“小哀叫我在事情结束后交给你。”

“灰原她……”江户川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

“小哀在做这颗解药时,心里满是对你的歉意……她说,是因为她的研究你才会变成这样,所以要在事情结束后把解药交给你,让你恢复真实身份,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4.

“喂,小兰,你老公又回来了嘢~!”新一回来了,小兰不免又被园子八卦一番。

叮咚——

小兰按响了工藤宅的门铃。

“咦?是小兰和园子啊,来来,进来坐,新一他还在吃早餐呢。你们这么早就来叫他啦?”

新一的母亲从门里探出头,见来者是小兰和园子,显得有些过分的热情。

新一正在奋力地咬着面包,丝毫没有发现小兰与园子已经来到自己面前。

“小兰啊,跟你商量件事。”

“嗯,说吧,有希子阿姨。”

“你和新一还有半年就要高中毕业了,我和优作想等到新一高中毕业的时候,让新一去美国读大学。看你愿不愿意和新一一起去。”

“啊?这……”小兰显得有些为难。

“妈,我都说小兰不会愿意的啦,在日本呆得好好的,干嘛要去美国啊。”新一抬起头插了一句。

可是新一的父母和园子都觉得这事挺好,想让小兰快些答应。

第二天,小兰给了答复:“好,我答应。”

5.  

过了很久,灰原仍然没有恢复记忆。

新一知道,自己不想去美国,原因……他也许永远不回来,更何况,灰原还没恢复记忆,他又怎能安心离去……

尽管灰原曾经说过,失忆是她所希望的,她可以无忧无虑的继续现在小学生的快乐生活,所以她不愿恢复自己原来的身躯,原来的身份……

——灰原,失忆是你自己选择的吗?

——不知道啊……

——那……你愿意恢复记忆吗?

——愿意啊,大家都这么迫切地想要我恢复记忆,当然是不要让大家担心的好啊……

回眸一笑,竟使天地失色。双目含波,惊为天人。唇边精致而美丽的弧度——柯南知道,她变了。

这不是她的真心话,新一知道,如果灰原此时并没有失忆,她的回答一定还是那句——我宁愿失去记忆……

6.

今天是新一和小兰去美国的日子……

大家来送行,理所当然的,灰原也来了……

临登机的前15分钟——

新一脸上带着忧郁,迈步走向灰原:“真可惜,就要分开了,你还是没有恢复记忆。”

“真的对不起……”灰原脸上依然是歉意的笑。

——你知道吗?灰原……你曾经说过你希望失去记忆……

——我……说过这样的话啊……

——嗯,所以我想……失忆对你来说也许是件好事。

——也许吧……

“灰原……”

“嗯?”

“你要是最快乐的女孩……要永远都是。”这是……新一的心愿。

“嗯!”

两人同时潸然泪下……随之,新一拥住了灰原……

——灰原,我们……是朋友吧?

——当然!

灰原,再见……

也许永远不再见……

 

尾声

竟是这样的结局。

也许直到最后,风流云散,时光飞逝,身边的人、事、物都随时间远离,而我,只剩下我,依旧停留原地……

仿佛伫立于生命的十字路口,从来未曾离开过……

——END——

 


【完成于2009年5月2日】

评论
热度(9)

© AkaiYor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