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iYoru。

Hyphen。
KAT-TUN六人で。

盘,ak偏k。
巍澜。白居偏白。

随便写写。随便剪剪。
好好生活。坚持。

【柯哀】最后的使命

【零】

——我想向上天祈求一次机会,来完成我最后的使命。

——哪怕只有最后一秒。也好。

 

 

【壹】

嗒嗒嗒——嗒嗒——

寂静的地下室里传来流畅的打字声。

少女特有的纤长的手指在键盘上熟练地跳跃,手边用来驱赶倦意的咖啡早已凉透了,茶色卷曲的发丝透露出一丝悲哀的气息。

 

“博士!”江户川柯南抱着那块由阿笠博士制造的高科技太阳能滑板从门外急急忙忙地冲进来。柯南左顾右盼了一会,似乎没有找到想要见的人,便扭头问博士道:“那家伙呢?”

阿笠博士难得见到柯南神情如此慌张,对他所说的话还未来得及反应就再次被打断了思绪。他愣了一下:“那家伙?谁……哦~你说灰原啊,在地下室呢。估计又在研究那个解药了……”

不等博士说完,柯南就“咻——”地一声冲到了地下室门前。不料房门却是紧锁着的。

柯南脑海中浮起不祥的预感——回想起每次事件,只要房门紧锁就准没好事,何况灰原那家伙性格脾气那么古怪,时常会莫名地冒出些悲观至极的想法……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于是柯南瞬间紧张起来,他疯狂地拍打着地下室的门:“灰原!你在里面吧?灰原!”

如此反复了几次,地下室内仍是没有任何动静。

柯南变得有些焦急起来:“这样一来就只能这样了……”他转头对随后而来的博士道:“博士,快来帮我把门撞开。”他一边说道一边拉上阿笠博士准备撞门。

阿笠博士忙上前阻止:“新一,哎新一,也许小哀她只是专心研究吧……为此不吃饭不出门什么的不是常有的事么。何况她不喜欢有人在她做研究的时候打扰她啊……”

但此时的柯南显然什么都听不进去。

卡啦——

一声微妙的开锁声后,门自己开了。

柯南错愕地回过头,看见一脸疲倦的灰原哀站在地下室门口无奈地看着他。

“灰原你……”——怎么现在才出来?

“有什么事吗?”灰原冷冷地打断了柯南的话,语气中隐约有一分焦躁。

“……”——有啊,有大事!

还不等柯南回答,灰原又自顾自说道:“我从很早开始就有说过不要在我做研究的时候打扰我的吧?连毛利兰都记住了你还记不住吗?”

柯南被灰原久违的冰雪女王形态给堵得语塞——真是许久不见灰原这副拒人千里的模样了,而且她语气中那原本隐秘的焦躁正在逐渐增强……

“没事的话我继续研究解药了。”这么说着,灰原转身准备离开。

啪——咔哒——

不等柯南反应过来,灰原自作主张地关门上锁。

柯南带着部分不解与大部分不爽转过头问一直处于龙套形态的博士:“我惹她了吗?”

自始至终都在旁观的阿笠博士耸了耸肩,摊开两手作无奈状道:“我怎么知道。”

 

地下室内,心情烦躁的灰原重新坐到电脑前。

她想起刚才对柯南的态度,始终是有点过意不去。

——算了,到时候再道歉吧。

 

灰原的十指在键盘上飞快地移动着。从电脑屏幕上的界面来看,似乎是在写邮件。

不过有一点令人意外的是,灰原在邮件末尾的署名为“Sherry”。

而收件人那栏只有三个字母。

GIN。

 

有的时候,虚实是相通的。

你以为你看到的全部是真实,其实不过是欲盖弥彰的假象。

同理,你所以为的虚伪,也有可能是最真实的。

——你对你所把握的一切有足够的信心吗?

 

 

【贰】

From:Sherry

To:GIN

已将解药交付工藤新一。

 

 

【叁】

一个月前——

灰原一整天都没来上学.

放学时间,少年侦探团除灰原外的四个人聚在帝丹小学校内的一个角落。

“小林老师说是请假了,可是小哀请假还真少见啊。”步美有些担心。

“要不我们去看看她吧。”光彦也丝毫放不下心来。随后元太也表示了赞同。

“还,还是不要了吧……”柯南有些紧张地插嘴——他是知道灰原请假的原因的。

“为什么?”另外三人齐声问道。

“呃,灰原她喜欢清静嘛,如果在她生病的时候打扰到她惹她生气就不好了呵呵……”柯南有些欲盖弥彰地随便编了个理由,然后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

“才不会呢,小哀是很温柔的,才没有柯南说得那么可怕呢!”步美似乎不满柯南对灰原的看法。

“就是说啊,灰原才不会那么容易生气。”因为是心上人,光彦的反应格外激动。

“嗯嗯。”元太点了点头,“灰原同学做的饭很好吃,人也很好。”

“元太,”正在为阻止他们去看望灰原而努力编着第二个理由的柯南瞬间无语,“其实前者对你来说才是重点吧……”

 

而事实上,灰原的确没有生病。

她正为APTX-4869的最后阶段的解药做着莫大的努力。连续几天几夜的劳累工作已经快要把她打垮了。

只是柯南也不明白,灰原为什么会这么突然的加紧研究进度……

 

“完成了。”一个淡淡的声音,从一个茶色头发女子的嘴里传出。这句话,是说给她身后的阿笠博士听的。

是的,完成了,工藤新一梦寐以求的解药,APTX-4869的解药。

其实,博士现在很想打电话给新一——哦,不,现在是柯南,告诉他解药完成的好消息。可是哀一再告诫他,在未经她允许前,绝对不能将解药完成的消息透露给江户川,万分之一也不行。她是希望自己能亲手交给工藤的,如果有这个机会……

当然,她能察觉到,深藏不露的组织渐渐浮出水面,她预感将有大事发生——无非就是组织与工藤,或是FBI的决斗。如果预感正确,她也许会丧命。

但现在的哀几乎能确定,那将不再是预感,而是现实。

 

两个星期前,她踏出帝丹小学的大门时,那股熟悉的,专属于组织的冰冷的气息从她身后袭来。她怕得浑身颤抖,差点没瘫软。她用最后一丝力气转身,她看到了街的拐角处,身影已无,但犹有那飞扬而起的金色长发……

GIN?!!!

莫非GIN已经知道了?

关于APTX-4869的秘密……

 

 

【肆】

终于。她的想法得到证实。

“大哥,带来了。”VODKA将灰原推推搡搡地带到GIN面前。

“嗯,”依旧冰冷的语调“你出去吧。”

然后,VODKA退出了这个狭小且黑暗的房间。少了一个人,房间显得宽敞多了。

“我想死你了,”一贯的开场白“Sherry……”微微勾起的嘴角,冰冷的语气,加上黑暗中死亡气息,使灰原恐惧地睁大她那原本眼神淡漠的双眸。

她的双手被束缚着,失去了自由。缩小后又矮又瘦的身躯在GIN面前是多么渺小。

“听说你研究出来的药有了新品种?”GIN开始盘问灰原,他缓缓靠近灰原,唇边带着惯有的阴冷笑容。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灰原撇开脸,试图躲开GIN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残酷的气息,她抑制住声音中的颤抖,垂死挣扎着。

“哦,是这样吗?”GIN直起身子,背对灰原向前走了几步,“APTX-4869的解药,又是怎么回事呢?嗯?Sherry?”

“……”灰原沉默着,脸上依旧是冰冷的表情,没有丝毫动容,只是微微抿了抿唇掩盖自己内心的紧张与恐惧。

“又或者,”GIN再次转过身子面向灰原,他俯视着她,语气仿佛降到冰点,“也许你可以解释一下你这副小学生的躯体?”

见灰原没有任何反应,GIN冷哼一声,朝着紧锁的门叫道:“进来吧,Vermouth。”

灰原呼吸一窒,仍是默不作声,恐惧感却慢慢透过瞳孔的缩放表现出来——她的瞳孔慢慢放大,脸上带着惊愕。灰原缓缓地转过头来,看见那个可怕的女人正靠在门框上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你好,Sherry。”Vermouth逐渐收起了脸上虚伪的笑容,“好久不见。”

 

“什么?!”晚上来到阿笠博士家了解情况的柯南在听说灰原自从下午出去就再也没回来后有了一丝恐怖感——FBI的人告诉他组织最近又开始了秘密活动,而范围就是在米花町这一块。所以他不能不怀疑灰原是不是已经落到了组织手中。

“新一啊……”阿笠博士将最近灰原的心情起伏原因全盘告诉柯南——这同时也回答了柯南心中最大也最害怕的疑问。

“你是说,”柯南咽了咽口水,“灰原她在学校附近看到过组织的人?!”

“……”阿笠博士看着柯南倍受打击的样子,不得不点了点头,“嗯,是这样没错。”

 

——这样应该就可以确定了吧?

——频繁出没米花町的组织,和两个星期前出现在学校附近而且很有可能看到灰原的GIN。

这些都说明了。

从前最害怕的事,如今终于发生了。

 

 

【伍】

米花街2段22号——

“我回来了。”灰原的声音带着疲惫。

正在和博士商量怎么找到灰原的柯南一个箭步冲到了推门进来的灰原面前,焦急道:“灰原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是不是组织的人又出现了?”

“……”灰原目光有些闪烁,她定了定神,然后正视着柯南,“你在说什么啊,我不过是顺便去逛了逛街才搞到这么晚的。”

“……”柯南愣了愣,没有接话——灰原的呼吸变得急促,瞳孔的缩放都反映出她在说谎。

——她为什么要说谎?

——能让她如此紧张的除了组织别无其他。

——那组织又为什么会让她毫发无损地回到这边?

 

是你如此深信不疑的人。

只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你所有的,毫无保留的信任,是不是真的值得?

 

一个小时之前。

“Sherry,听说你的APTX-4869的解药已经完成了。”GIN的语气十分肯定。

灰原看了看他身旁的Vermouth——这个女人一直假扮新出医生潜伏在他们身边,博士家肯定也到处都是她所布下的窃听器,如今再做更多的挣扎也都是无用的……

“是的。”灰原无力地点了点头。

“Sherry,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GIN的表情变得狰狞,“把你的解药给那个叫江户川柯南的小鬼,让他恢复工藤新一的身份。三天后把他带到这里来——不论你用什么方法。”

“什么?!”灰原和Vermouth异口同声地叫道。

GIN瞥了一眼惊讶的Vermouth:“看样子你很舍不得让那个小鬼死?”

Vermouth恢复了镇定自若的表情:“怎么会呢,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而已。”

GIN又露出了恐怖的笑容:“呵,我会和他公平对决的。”——只是无法容忍有人从我手里逃脱,甚至还苟活了这么久!

灰原沉吟了一会:“我……拒绝。”为了说出这句话她克服了心里所有的恐惧。

“拒绝?”GIN冷笑,“你是不是误会了,这个不是商量,是命令。当然,如果你坚持拒绝的话,你身边所有人都会遭殃……”

灰原猛地睁大双眼。

GIN自顾自地说着:“那个秃顶的博士,侦探团的几个小鬼,工藤新一的女朋友、同学,毛利小五郎……”

“等、等一下!”灰原心中的恐惧感到达了顶峰,不由地脱口而出。

“怎么样?你愿意重新考虑了吗?”GIN俯视着灰原,看上去对灰原这般反应很是满意。

“我……”灰原开始想要退缩。

——能不能把我杀了,让他们好好过?

——GIN又不蠢,一定不会答应这个条件的,他的目的就是要折磨我们。

——灰原哀,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我答应你。”灰原哀做出了决定。她直视着GIN的双眼,眸中满是坚定。

 

 

【陆】

经过了两天的时间。离GIN口中的公平对决只有不到20个小时。

灰原在家里呆了两天,柯南几乎每天都来看她。

而今天,她决定要把解药给柯南。

 

灰原把邮件发出。然后拿着解药走出地下室。柯南果然还在外面等着。

“工藤,”灰原把装着解药的盒子递给他,“这是最终解药。”

“你说什么?!”柯南吓了一跳,灰原闭关这么多天,一出来就语出惊人。

“这个,吃下去就不会再缩小了,”灰原的表情变得柔和起来,她抓起柯南的手,将药盒子放到他手心里,“呶,你可以恢复原来的身份了。”

“你……”柯南欲言又止。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灰原的目光里有一些悲哀的波动。

“回去吧,工藤新一。”灰原看着他,然后微微地笑了起来。

 

——是啊。

——回去吧。

 

柯南于是吃下解药,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住回了工藤宅。

然后他打电话给小兰,说柯南住在他家里,明天就要跟他爸妈飞美国。

“诶?话说新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小兰在电话那头惊讶道。

“今天刚刚回来。明天我会去上学的。”听到小兰的声音,工藤新一不由露出温柔的笑容。

“你那边的事情都解决了吗?”

“嗯,差不多吧……那,明天见咯。”

 

而另一边,灰原看着GIN的回信发呆。

 

From:GIN

To:Sherry

Title:来信已收到

Sherry。

期待你明天的表现。

 

灰原走出地下室,阿笠博士正站在门外担忧地看着她。

灰原温柔地笑了笑:“谢谢你,博士。”

 

唯一的,知道你的所有的人。

他从来不曾怀疑过你。毫无迟疑地收留了你。

照顾你,陪伴你。

给了你温馨的家。给了你平凡生活的幸福。

感谢他,依赖他,爱他。

都不足以表达你的感动。

从来不曾有过的,这样重视你的人。他一直,一直站在你这边,给你莫大的支持。

——想要保护他,保护所有人。即使代价是去死。

 

 

【柒】

“喂喂,新一?!”电话里传来博士焦急地大喊。

“哦,博士啊?”正和小兰、园子走在放学路上的工藤新一倒是很淡定,“怎么了吗?”

“小哀,小哀她……”博士似乎有点上气不接下气。

“灰原?!”想到前段时间灰原的异常,工藤新一不由紧张起来,“她怎么了?”

这时小兰园子已经和工藤一起停下了脚步,见小兰一脸担心,工藤新一把电话转到了另外一只手——如果是和组织有关的事,被小兰听到就麻烦了。

但是俗话说,好的不灵坏的灵……

“小哀她被组织带走了!”

“什么?!”

 

“诶,新一!”园子早已回家,小兰却一直跟着工藤新一,想要了解灰原的情况,从新一的反应看来似乎不太好,“小哀她到底怎么了嘛?”

“没事没事,只是发烧而已。感冒恶化吧哈哈……”工藤新一敷衍着,往博士家走去——无论如何要在跟博士见面之前甩掉小兰,不然就危险了!

“真的吗?”毛利兰有些怀疑,“可是你刚才的语气感觉好像很严重……”

“没什么严重的,你先回去吧。”工藤新一相当急躁,甚至有些不耐烦。

“可是……”毛利兰依旧锲而不舍地面露担忧。

“就算真的很严重,你也帮不上忙。说不定还会越帮越忙的,兰。”工藤新一终于放了狠话,决定无论如何把毛利兰先赶回家。

“……”小兰放弃了跟着新一跑,只是愣愣地站在原地看他越走越远。

 

——你以为你还是唯一。

——他却已经有了与你无关的秘密。

 

 

【捌】

工藤新一来到组织所在的摩天大厦。

据博士说,组织联系他,要想保住灰原姓名,唯一的办法是让工藤新一只身前往组织所在地。

 

4869?!

工藤新一看着房间上的号码,有些惊讶。

他敲了敲门,没人应。于是他急躁地转了转门把,门突然开了——门没锁?!

工藤新一推开门,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房间里黑黑的,什么也看不到,周围十分安静,但他仍然不敢放松警惕。

哒哒哒——

忽然,工藤新一身后传来一阵高跟鞋的声音。

“谁?!”他猛地转过身。

——一个人……不,还是两个?

啪——

灯被打开了,房间里顿时变得光亮,房间装潢和摆设都一览无遗。

而工藤新一的目光完全集中在了他面前的两个女人身上——一个是笑得妩媚的Vermouth。另外一个,茶色卷曲的短发让他感到十分熟悉,只是原本稚气的面庞如今变得成熟,孩童的身躯也恢复了成年女人的模样……

“灰原!”工藤新一惊叫道。

 

只是这一次,他没有看到灰原眼中的哀伤,已经越来越浓厚。

满满的,快要溢出来了呢。

 

——这一刻只能悲伤地望着你。

 

 

【玖】

“好久不见啊,工藤新一。”GIN从一个小房间里出来。

工藤新一还沉浸在看到恢复本身的灰原的震惊中没有反应过来,只是这个冰冷的声音让他不由一颤。

“GIN?”工藤新一缓缓地转过身子,有些不可置信。然后他似乎明白了什么,“灰原你……为什么?”他侧过脸问着身后的那个女人。

——我终于给了你信任。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灰原忍住悲伤,狠狠心抬头望着工藤新一,“博士不可以死,少年侦探团不可以死,毛利兰不可以死……”

工藤新一望着灰原越来越坚定的眼神,听着她话语中的视死如归,总觉得无论如何也无法全都责怪到她身上。

 

——工藤新一,你和我的心情一样吧?

——我们想要保护所有人。无论付出多么惨烈的代价。

——就算是去死。

 

——不是早就做好准备了么?

——死吧。

——只是还是有很多留恋……

 

 

【拾】

柯南觉得恐慌,这些日子平凡的表面隐藏着深刻的黑暗。他让自己平静,却抑制不住颤抖——他这样谨慎小心地守护着所有人,他知道灰原与自己是同类,他小心翼翼地隐瞒所有人——兰、博士、园子、毛利大叔、妃英理、少年侦探队……

他害怕有一天他的消失会引起伙伴们的恐惧,他隐瞒的同时保护着所有人,他要给他们一个假相——他活着,工藤新一活着,他在所有人背后默默地屹立着,永不倒。

可是第一个受到伤害的是她——灰原哀,宫野志保,组织的叛徒雪莉,他亲爱的同伴——一个即使死亡也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的,卑微而坚强的女子。

 

 

【拾壹】

啪——

GIN一枪打穿了工藤新一的肩膀。工藤新一顿时因疼痛不已而倒地。

灰原惊讶地看着GIN:“不是说好公平决斗吗?”

GIN冷冷地看着她:“Sherry,你怎么会这么天真呢?你是叛徒,我对一个叛徒说的话,又怎么能随便当真呢?”

这时工藤新一感到了身体的异样,与每次身体变化前的感受一样,甚至似乎因为受到枪击而变得更加难受。

“啊!!!!!!!!!!”

一声狂啸后,工藤新一的身体再度缩小,变成了柯南。

在场的人除了灰原外都十分震惊。

“Sherry!这是怎么回事!”GIN对着灰原吼道。

“解药的副作用。”灰原淡定道。

“你不是说最终解药已经完成了吗?!”Vermouth也不敢相信灰原的所作所为——她是故意骗他们的?!

“是完成了,”灰原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不过,我给他的不是最终解药。”

“你说什么?!”Vermouth冲到灰原面前——她并不认为灰原有这么大的胆子。灰原曾经是组织里的红人,也是药物研究的核心人物,怎么可能不知道组织的可怕。印象中,灰原是绝对不敢做出这种事的。

“Sherry,”GIN已经在爆发边缘,“你以为我不敢杀了他吗?!”

 

超越了对死亡的恐惧。

其实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嘭——

又是一枪。

只不过这次预期的疼痛并没有落在柯南身上。

灰原一个侧身挡在了柯南前面。子弹从她左胸处穿过。

“灰原!”柯南蓦地睁大双眼。

——最终你是被她所保护的。

 

——杀了我啊。

——其实我本来就没有打算要活着回去的。

——呵呵。

 

“工藤……”灰原倒在柯南身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一直紧抓在手上的纸包交给柯南,“快跑。你现在变小了,目标也小——你一定能跑出去的……加……”

——加油。

——我相信你。

灰原还有着轻微的呼吸,但是她知道自己活不久了。她没有力气再说任何话,只是微笑地看着柯南——这一生,唯一一个,让她动心的人。

 

 

【拾贰】

柯南攥着灰原给他的纸包奋力地跑了出去。Vermouth和原本守在门口的vodka在后面紧追不舍,由于目标小,所以他们打了好多枪都落空了。只是柯南肩膀上的伤越来越痛,血止不住地往外流。他必须找个隐秘的地方休息一下。

“暂时在这里躲一躲吧。”柯南找了个正在打扫的套房,躲进衣柜里。他打了电话报警,然后打开灰原给他的纸包。

 

里面是一颗胶囊。

纸包内部写满了娟秀的字体。

 

 

致 工藤君:

这个是确实的最终解药,我只做了两颗。一颗我已经吃了,这颗是给你的。

现在想想,吃了解药再来送死还真浪费啊。不过死的时候还是恢复本身的好,万一见到姐姐,她不认得我了怎么办,呵呵。

怎么说呢。

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很不幸的人,但是还好遇到了你们。

代我向步美光彦元太他们说声对不起,以后不能一起玩了。还有就是,谢谢博士的收留与关照,他可是我好不容易逃出来后第一个愿意相信我的人。

 

工藤君,她还在等你。

所以,回去吧。

 

嗯,就这样。

拜拜。

灰原哀 上

 

 

 

【拾叁】

——“曾经以为自己全部的爱恋都系在细细的电话线那一头……”

——“……却没有发现另一个女孩已经渐渐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习惯了她在身边的感觉……”

——“几乎没有想过,有一天……”

——“她也有可能离开……”

 

——“我叫Sherry。”

——“看来我们要相处一段时间了,江户川。”

——“将死了。”

——“你为什么没有救我姐姐!”

——“我不需要你的保护。”

——“因为背叛者,是没有容身之处的……”

——“可以忘记一切,远走高飞,逃到一个听不到任何嘘声的……遥远地方去……”

……

 

她做了那么多。

不经意之间,全都是为了你。

 

为了你的回归,而离开。

 

 

【终】

——最后的使命,是为了完成你最大的心愿。



【完成于2010年10月6日】

评论
热度(11)

© AkaiYor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