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iYoru。

Hyphen。
KAT-TUN六人で。

盘,ak偏k。
巍澜。白居偏白。

随便写写。随便剪剪。
好好生活。坚持。

小事纪-【我所不能理解的爱】

(1)

——你带着我所不能理解的爱,陪我走过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

 

我听你说过那么多个借口,但每一次,我都要去细细咀嚼。

然后我终于知道——

一切都是因为,你爱我。

 

(2)

如果我在深夜写着作业,你一定会在客厅里看电视。电视放着静音,有时是房产频道,有时是财经频道,有时也会有新闻频道。

如果我问你,为什么还不睡?

你的回答许是“还没洗澡”,许是“我要看完这个节目”,抑或是“我习惯了这么晚睡,你不同。以后写作业要提高效率”。

明明我只问了一个“为什么”。,答案却总是五花八门。

 

如果家里吃鸡肉,你一定会夹走鸡屁股;如果家里吃鸭肉,你一定会夹走鸭脖子。

如果我问你,鸡屁股和鸭脖子有什么好吃的?

你的回答大概就是千篇一律的“我喜欢吃”了。

其实我知道,是因为我不喜欢吃鸡屁股、鸭脖子上有难辨的淋巴瘤。

 

如果家里有我喜欢的芝士蛋糕,不管它在冰箱里放多少天你都不会吃。

如果我问你,为什么不吃呢?

你的回答定是“我不喜欢吃甜食”。

 

(3)

这些都是你为爱找的借口。

现在我终于有勇气把它们一一点破。

 

人的脑海里似乎原本就存在一根掌控人的“内敛”的筋,但它的控制力不太好,从不在适时的时候绷紧——因此我们从不曾对对方表述过自己的爱意。

其实你知道吧?

我是爱你的。

 

“内敛”的筋从不提醒我们适时地告白自己,我们用自己笨拙的行动也未必能完全地表达出自己内心满溢出来的灿烂的爱,绽放着夺目的光彩。

你看到了吗?

 

——明明是爱着的,却不肯直截了当地表达出来。总是九曲十八弯地找不着正确的方向。

尽管我依旧无法理解这样深刻浓厚却倔强执拗的爱,但我永远不会告诉你:我知道你爱我。

 

(4)

你用一个又一个憋足的借口编织了一个名为“爱”的网兜,将我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

——“那是永恒的,近乎覆盖性的爱”。

它们包围着我。至死不渝。

 

有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喃喃,似是自语——

“我会保护你。直到你能真正独立地走完这漫漫人生路。直到,我再也不能看着你。”

 

我知道。

妈妈,那是你。



【完成于2010年3月15日】

评论

© AkaiYor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