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iYoru。

Hyphen。
KAT-TUN六人で。

盘,ak偏k。
巍澜。白居偏白。

随便写写。随便剪剪。
好好生活。坚持。

【鼠苑】You`re my Sunshine

【公元2022年,NO.5市内】

“ネズミ。”仓库门口传来喊声。

“诶?”身穿工作制服,深蓝色长发在后脑勺处扎成一束,比五年前更为英挺却多了些沧桑。——被称作“ネズミ”的青年应声抬起头,灰色的眸子里满是疑惑。

哒哒哒——

随着脚步声的靠近——ネズミ能听出那是仓库管理员引以自傲的一双真皮鞋子所发出的自大的声音——仓库管理员笑容满面地来到ネズミ面前:“恭喜啊,你申请调去NO.6分部的事情,人事部批准了。”语毕还状似熟络地拍了拍他的肩。

闻言ネズミ并无多大反应,只淡淡应了声:“哦。”随后又弯下腰开始搬货物。

“别老这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管理员又拍了拍他躬起的背,“你看公司多器重你,申请通过了应该高兴了才是。”

“嗯,”ネズミ直起身来,“我挺高兴的。”笑容里还残留着几年前的不羁。

“真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是怎么想的,去年公司想将你调去no.6分部时你还拒绝了好几次,”管理员自然是看不透这个看似年轻,经历却比他这年逾四十的中年男人丰富许多的男子,“现在反倒自己来申请了。”

ネズミ笑而不语。

 

——五年了。我终究还是要回到那里。

曾经是有过“永远不会回到NO.6”的想法,尽管自己说过“必再相见”,但是却一直都没有与那个地方再有接触。如今又有了不得不回去的想法,这样一想,当初的自己果然还是太天真了。

 

“说起来,ネズミ,你是从NO.6来的吧?”似是无意的疑问。

听到这漫不经心的问句,ネズミ却难得地僵住了。

半晌。

“嘛,真要说的话,算是吧……”——而且来自曾经最不堪的西区。

“那不是挺好的吗,要回家乡咯。”负责人露出羡慕的笑容,“今晚回去好好收拾收拾,明天白天休息好了晚上就能走了。”

“……”ネズミ怔怔地出了神,没有应答。

 

——我想那里大概没有我的容身之所了。

但是无论如何也抑制不住肆意疯长的思念。

NO.6。西区。以及……

紫苑。

 

『久违的,我所想念的一切。』

 

【公元2017年,NO.6市墙外,西区】

异常平静的夜晚。

ネズミ和紫苑窝在地下室解决了今天的晚饭,哈姆雷特、克拉巴特和月夜坐在书堆上欢快地捧着一些面包残渣啃个不停——今天的晚餐与往常相比算是相当丰盛了,连带着大家的心情也会变好。

旧时暖炉传递出温暖的感觉,和暖色调的烛光相呼应。算是比较舒适的冬天了吧。

“我认为不是病毒。”紫苑肯定的语气,“ネズミ,我亲眼看到过……”——山势先生在我面前倒下的样子。痛苦地叫喊着,然后迅速地老化死去。之后,寄生蜂从他的脖颈处破皮而出……

那样恐怖的景象,大概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

尽管两人对于这件事的态度不相一致,但是各自的直觉以及大脑所给出的猜测结果却有着惊人的默契。

“蜂,并不是外来的。而是,”ネズミ顿了下,灰色的眼眸里已有了些许肯定,“原本就存在于NO.6内部。”

相当大胆的猜想——只有人类的大脑能够做到如此运转。

——紫苑,你跟我想的,一样吧……?

 

『很多时候,人类无法信任自己的直觉。即使那一时刻大脑给出的答案,无限接近真相。』

 

——我很害怕。

山势先生倒下,迅速老化,然后死亡的时候,我都不曾这么恐惧。应该说,从来没有这么恐惧过。

“ネズミ!!!”

你在我面前安静地倒下——不声不响,没有任何预兆。

突如其来的巨大的恐惧感,铺天盖地地袭向我。

“ネズミ!振作一点!”

 

『我害怕自己预见了你的死亡。』

 

【公元2022年,NO.6市内】

“ネズミ!!!”

紫苑大叫着从梦中惊醒。

“怎么了?!紫苑!”火蓝原本是想早起烘焙今天出售的面包,不料却听见儿子惊恐的叫喊,便急忙放下手中的活冲进儿子房间。

紫苑在母亲的唤声中渐渐缓过神来。

——是噩梦。

“妈,没事。”一如既往的笑容。然而额头上细密的一层薄汗暴露了他的真实情况。

火蓝望着自己最爱的唯一的儿子逞强的假笑,心疼得不得了。

“真的没事?那我给你倒杯温水来吧。”说着用手顺了顺紫苑睡了一夜有些蓬乱的白发。

“不,不用了。谢谢妈妈。”心情稍微平复下来了,紫苑的笑比刚才自然了些。

“这样啊,那我先去工作了,今天要多做几个玛芬呢。”火蓝说着向房间门口走去,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温柔道:“还要继续睡吗?已经有早餐吃了哦。”

“好,我一会就去。”

房门被轻轻带上,不算大的房间又恢复了黑暗。

紫苑收起有些僵硬的笑容,抬手擦了擦额头上没干透的冷汗,表情柔和而平静,但是梦里所受的冲击过大导致他仍然心有余悸。

只是梦而已。

总觉得,有些失落。

“似乎我喊出来的名字确实是……”

 

火蓝将一部分刚做好的面包摆上橱窗内的货架上,若有所思状。

“紫苑他确实……”——叫了那个名字。

 

——ネズミ。

 

你又擅自出现在我的梦中。

明知道ネズミ是安然无恙的,恐惧和不安却迟迟不散。

——好可怕。

梦中的场景依然清晰地印刻在脑海中。

甚至能够清楚看见ネズミ安静地倒下的样子。

——也会有丑陋的寄生蜂从那光滑白皙的脖颈处破皮而出吗?然后傲然的蓝发会迅速变得苍白,细密柔软的长发会毫不留情地脱落,年轻细腻的皮肤会变得又老又皱,精致的面容会变得衰老失色,灰色生动的瞳孔会变得暗淡无光……

——最后ネズミ会像山势先生一样痛苦而不甘地死去……会这样吗?

连当时内心的恐惧都能轻易地回忆起来,巨大而又强烈,让人窒息。

真实而又清晰。犹如昨日。

——我不要这样!不要!

恐惧感似雾霾一般氤氲在空气中,透过毛孔刺入皮肤,顺着脊柱爬向脖颈,阴森的气息,冰冷的触感,令人汗毛倒竖头皮发麻。

太真实了。简直喘不过气来。

噩梦止于恐惧的最高潮。

 

紫苑轻轻晃了晃脑袋,试图让自己更清醒一些。

——奇怪的梦啊。ネズミ明明好好的。

起床。洗漱。

哗啦啦——

并不是第一次梦见他了,但是大多数时候都是幻想与他重逢时的场景。

大约是太过想念。

哗啦——

梦的内容如此可怕,毛骨悚然,倒是头一回。

真是不祥。

紫苑洗完脸,抬头看向洗手台上方的镜子中的自己——被ネズミ称赞过的,盘踞在瘦弱身躯上的“妖艳性感”的“红蛇”,“美丽且耀眼”的白发。

——ネズミ……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

五年时间稍纵即逝。

 

『每一次呼吸都能嗅到你近在咫尺的存在。但那也已经是过往。』

 

【公元2017年,NO.6市墙外,西区】

『即便早已习惯了无垠的黑暗,也无法停止对光的渴望。』

黑暗中无从找准前进的方向。

缥缈的歌声刺入骨髓,钻心的疼痛。

 

風は魂を攫い 人は心を奪う

大地よ 雨風よ

天よ 光よ

此処に全てを留めて

 

“住口!不要再唱了!”像是被远方传来的歌声扼住了咽喉,无论心中如何奋力地吼叫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紫苑!

绝望的无力感封锁了全身。

 

意识再度清醒过来。四周一片漆黑。

原以为自己早该习惯了黑暗,却依旧在这样的环境中茫然得无所适从,暗自希冀着一丝微光会从某个角落照向自己。

——然而我是老鼠。连光都不屑照耀。

跌跌撞撞的十几年生命历程,被追杀、被轻视、被捧高、被摔落,生活在这个虚伪的世界的最底层,痛苦、欢愉、失落、彷徨、感动、希冀……千万种心绪这一刻全化为了恐惧。

 

『“时间和晚钟埋葬了白天。乌云卷走了太阳。”』*

 

“ネズミ!!!”

微光伴着呼声出现。

从一个点四散开来,渐渐地渗透进无边的可怖的黑暗中。

——我能听到你。我能看到你。

 

『来自黑暗的彼方,唯一指向我的光芒。』

 

【公元2022年,NO.6市内。】

“我回来了。”

“你回来啦?”火蓝从厨房探出头,随后又缩回去碎碎念“真是的昨天怎么没注意到呢……”

“怎么了?”紫苑在玄关放好东西,随后来到厨房门口好奇地问道。

“醋和酱油都只剩一点了,”火蓝眉头紧锁,“难得今天买到了很好的食材,这么点调料可不够用啊……看来今天要晚点吃饭了,我现在去买。”说着,火蓝脱下围裙向房间走去。

“还是我去吧,”紫苑拉住了母亲,“省掉了换衣服的时间呢。”

“……好吧。记得要买这个牌子的哦。”

“知道了。”

 

“嗯……酱油和醋,是这个牌子没错。”紫苑看了看自己手上提着的塑料袋,确认自己有好好地完成任务。

“吱吱”。

“咦?!”不知哪里传来的细细的叫声有些耳熟。紫苑四下张望了一会,一低头就看见了一只灰色的小家伙缩在他脚边,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老鼠。”

——是你吗?

小老鼠动作灵活,飞快地爬上了紫苑的肩膀。“吱吱吱”。它的眼睛发出红光——不是真的老鼠。

“ネズミ!是你吗!”紫苑更加焦急地在原地转着圈寻找那个脑海中有些模糊的熟悉的身影,也并不介意路人望过来的或诧异或鄙视的眼光。

 

“好久不见。”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竟也成熟了许多。

 

——“向日葵会转向我们吗?”*

 

ネズミ站在离紫苑不远的地方,看着那头耀眼的白发,比五年前纤长的身体,一种无法言喻的熟悉感油然而生。

——“我回来了”是我这一刻最想对你说的话。

 

紫苑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转过身,脸上依旧挂着“不可置信”的表情。

五年前和五年后之间,1825天,43800小时,2628000分钟,157680000秒……漫长的五年时光。

 

——而我终于又见到了你。

 

紫苑激动地向ネズミ奔去,肩膀上的小机器鼠被摔落他也没有在意。

——想要确定你的真实。只看得到你。

“ネズミ!”紫苑在ネズミ面前停下,带着他擅长的温暖的笑容,“欢迎回来。”

ネズミ怔了怔神,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我回来了。”

 

——五年间我最想念的你。

 

『必再相见。』

 

【公元2022年,NO.6市内】

早餐时间。

“多吃点。”火蓝笑着给ネズミ拿了几片吐司,“又到休息日了,两个人不出去玩玩吗?”

ネズミ在紫苑家住下已有一段时间。两人都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火蓝则依旧是开着她的小面包店。ネズミ原本是想用手头的积蓄去搞一间房子,但是因为NO.6的房屋基本上都是按户建的,所以空着的房子不多,加之紫苑和火蓝又并不介意,ネズミ便在他们家中长住下来。房子是三年前由政府安排换的,比先前在下等镇上的房子大了许多,住三个人不成问题。

“嗯?嘛,也没什么好玩的。”紫苑笑了笑。

“……陪我出去走走吧。咳咳。”ネズミ回到NO.6后,总是时不时地咳嗽,紫苑有些担心,让他去医院又总是被他以“没事”为借口拒绝。

“……咦?”紫苑转头看看难得这么主动的ネズミ,不假思索地答应了,“好啊,想去哪?”

“等会告诉你。”ネズミ带笑,眉目间少有的柔和。

 

“我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你。”

两人来到了初次见面的克洛蒂斯——NO.6重生后,管制相对人性化了很多,ネズミ和紫苑不需要许可就可以进入这里。

“嗯。”紫苑轻声附和。

“……我以为我一定会死,那个时候你打开窗朝外面大吼,一瞬间我就有一种‘得救了’的感觉。”ネズミ记得很清楚。“咳、咳咳咳。”

“那、那种难为情的事情就不要总是挂在嘴边了!”紫苑脸红了。

“就是说啊,”ネズミ坏笑着调侃,“现在想想,哪有人会在暴风雨的晚上把窗子大开向外怒吼呢,你还真是怪人。咳咳。”

“是、是这样吗……”——真的有这么奇怪吗……

“但是我就是被这样的怪人救了啊,”ネズミ又微笑起来,“真是奇迹。”

紫苑认真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在那之后所有的一切,也就顺理成章地发生了。

——认识你之后才明白,那些大概就是名为“羁绊”的存在了。

 

【公元2022年,NO.6市郊】

第二天,ネズミ和紫苑去了西区。

市墙倒了后大家都争相进了市内,西区住民越来越少,虽然也还有人留在这不愿意离开,但也免不了显得冷清。

两个人一起住过的地下室倒是没怎么变,ネズミ挚爱的那一架架书也好好的,借狗人似乎会不定时地来照顾一下——虽然这的确不像是她的作风。

“ネズミ,等我们退休了,再回这里住吧。”紫苑轻声说道。

“……”ネズミ愣了愣,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哈哈,这是,私定终身吗?咳、咳咳咳咳咳。”

“……胡说什么啊,我认真的。”——又在咳了。“我说,你真的不用去看医生吗,感觉有些严重啊。”

“啧,没关系的,小咳嗽而已。咳咳……竟然是胡说,有些失落呢……”ネズミ一副非常遗憾的表情,“可以倒是可以,只怕等到那个时候你可就受不了这里夏热冬冷的气候了。”

“这种事只要习惯就好了嘛。”紫苑笑得很开心,“我的适应能力可是很强的。”

“是,是……”——这种事情我在五年前就已经知道了啊。

 

“咦?这不是紫苑吗?”

紫苑和ネズミ同时转过头去,反倒是叫住他们的人吓了一大跳:“ネズミ?!你怎么会在这!”——正是借狗人。

“哦,好久不见。”相比之下ネズミ就显得淡定很多。

“嗨。”紫苑也顺势打了招呼。

然而借狗人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ネズミ吸引过去了:“臭老鼠,你不是去了NO.5做苦力嘛,什么时候回来的?”

“……估摸着你的死期快到了,专门回来给你唱歌听的。”

“你去死吧!臭老鼠你讲话越来越难听了!我才不会死!”

“哼。不会死的是妖怪。”

“你!”

……

“好了好了!”紫苑被这两人吵得头昏脑胀,“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你们还是这样子。”

“哼!”两人同时默契地一扭头。

——没办法……

紫苑只好拼命地想话题——最好是这两个人都感兴趣的。

“借狗人,力河叔叔还在这里吗?”

借狗人和他们一路走一路来到大家熟悉的破旧旅馆:“怎么可能,那家伙早就回市区了。”

“……而且还准备在NO.6开个大企业。”ネズミ默契地接道。

“诶……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不过是个酒桶罢了。”ネズミ和借狗人异口同声。

“呵呵,你们似乎出乎意料地合得来啊。”

“谁要跟这家伙合得来!”借狗人大吼。

“那是我要说的。”ネズミ也不甘示弱。

 

“阿嚏!”紫苑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借狗人,你这里……怎么这么多灰……”——像是空置了好久的感觉,哪像是有人住的地方。

“这么大的地方我一个人怎么打扫得过来。”借狗人倒是理直气壮。

“脏死了。”ネズミ捏着鼻子。“咳咳。”——糟糕……灰尘好像从嘴巴进去了。

“嫌弃的话就滚出去啊。”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ネズミ这一咳就一发不可收拾。

“喂,要不要这么夸张,你已经不是剧院的演员了哦,不要这么敬业……”

“ネズミ?”紫苑觉得有些不对劲,ネズミ看上去真的很难受,不像是装的,“你怎么了?”紫苑用手一下下轻抚着ネズミ的背,但是ネズミ的咳嗽并没有明显的好转。

“咳咳。没、没事……咳咳咳咳咳!”ネズミ的脸涨得通红。

——受不了了。快到极限了……

砰——

轰然倒地的声音。

“喂!臭老鼠你怎么了!”

“ネズミ!!!”

 

【公元2017年,ネズミ的旅程】

后来ネズミ离开了NO.6。

围墙轰然倒塌的一瞬,便没了市内与市外那种强烈的距离感。然而市民们还被寄生蜂所包围,西区人却终于得以亲人一见那曾经无上耀眼的城市——他们不由自己地朝市区涌去,然后占领那近乎了无生息的重生之地。

紫苑自然回到了火蓝身边。

 

——我们终究还是背道而行。尽管那道围墙已经不复存在。

 

那以后ネズミ走过了许多地方。

草原上一望无际的绿、沙漠中漫无边际的黄、城市里千篇一律的楼厦、农田间忙碌不堪的身影,翻过几座山,渡过几条河,走走停停。他觉得自己终于过上了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日子。见过了草木牛羊,走过了山河湖海。ネズミ觉得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这么自由过。

就算自己从前在西区也是过得还算不错的那类人,但是时时刻刻忧心吃了上顿没下顿、日日夜夜想着也许哪天【真人狩猎】会夺去自己的性命——这样精神上的压力给予人的痛苦更甚于生活的艰难。漫无目的的流浪给了他最大限度的放松。

 

——然而每当我以为自己终于逃离了那片我憎恨的土地。你就会从记忆中霸道地出现,占据了所有的空间。

——无论视线中或脑海里,都是你。

 

【公元2020年,NO.5市内】

旅程中的第三年。

ネズミ这次在NO.5落足,一歇就是半年。旅途中少不了伤风感冒,但他也从不放在心上,没有刻意关注过自己的身体状况,等注意到的时候已经积压成疾。

 

“咳咳咳……”

“上一次生病是什么时候?”

“大概半年前吧,但是并不严重,小感冒而已,咳咳。”

“生病了不及时治才会成这个样子。”医生看着面前的年轻人,“抽烟吗?”

“咳咳咳咳咳……偶尔……”

“烟瘾呢?”

“不大……”

“嗯,现在开始尽量别抽烟,肺痨而已,还是能治的。”医生说着便在单子上写了几幅药,“吃点药做点疗程就能好。”

“谢谢医生……咳咳……”

 

【公元2021年,NO.5市内】

ネズミ在NO.5定居下来。然而情况并没有好转。

他自己原本有一些积蓄,为了治病也花得差不多了,于是他找了份在仓库搬运的工作——不料仓库积灰的环境反倒让病情加重。

“根治是很难了,靠药物维持还是可以的……”

“……我倒不知道我的身体竟然这么差。”

“老实说我不可能了解每个病人的背景,但是在我看来这病已经潜伏很多年了。”

——的确,在西区的时候我从来不注意这些。

呵呵,活该。

 

【公元2022年,NO.5市内】

这两年我时常会想起你。

想起你还在我身边的时候——或者说,我们还近在咫尺的时候。

 

离开NO.6已经五年多。

当初拼了命也想毁掉的地方,如今却让人想念。

经过这些年我也终于有些累了,再也藏不住那些挂念。

两个人,三只小老鼠,丰盛的晚餐,温暖的火炉,低沉好听的读书声,轻松愉快的对话,偶尔也会因为意见不同而争吵——这些满足了我对家庭所有的幻想。

尽管曾经听说过【当一个人开始回忆往事的时候他就老了】,我依旧将它们一件件想起来——非常、非常的清晰,像在眼前一幕幕地放映。

 

“咳咳咳、咳咳……”

——“我想知道你的事情。”

——“我是活生生的一个人,现在就站在你面前,这样就足够了。”

“咳咳咳咳咳、咳……”

——“你真的很喜欢悲剧诶!为什么不看点快乐的故事呢?”

——“念给它听吧,悲剧。”

 

——我想要回去。

 

【公元2022年,ネズミ的梦境】

『飞蛾扑火最终也不过是迎来盛大的死亡。』

 

尽管如此。

——好想再看见一次。

 

『无垠的黑暗中,唯一的光』

 

【公元2022年,NO.6市内】

自那次在西区晕倒后,ネズミ在紫苑的强迫下在公司请了长假,一直在家养病。

紫苑好歹曾经也是个精英生,又是研究生物方面的,而且本来就对ネズミ“体无大碍”的说法表示怀疑。这次ネズミ一倒,他就察觉到这病不轻。

——说不定他已经知道真相了。

ネズミ总是不由地这么想,心中总是不安。

并不只是怕紫苑担心,毕竟这是无法挽回的事,能够瞒到最后,让一切看起来更加自然当然是最好的。偏偏天不遂人愿。

不过紫苑从那以后也再没过问他的具体病情,只是也请了长假,天天在家照顾ネズミ。

 

“紫苑,你会做蛋糕吗?”

这天火蓝不在家,ネズミ心血来潮对做蛋糕起了兴趣。

“嗯……妈妈教过我一些……”紫苑不明白ネズミ为什么问这个。

“那……你教我做吧。在床上躺了好多天,还真有点无聊。”

“诶?为什……”紫苑先是有一丁点讶异,然后又将疑问吞进肚中,“好啊。”随之迎上灿烂的笑脸。

 

“等会!这里应该要放面粉才对!”紫苑对ネズミ这个初学者相当头疼,虽说他的料理手艺还不错,但是做起甜点来还真是……不敢恭维……

“哦,是嘛?”ネズミ认真地看着紫苑的动作,自己却总是做不好,“是不是要切水果了?”

“嗯,水果什么时候切都可以的吧。”

“啊!切烂了!”ネズミ难得的有些慌张,“以前虽然看过别人做,但是自己动起手来还真是麻烦啊……”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也有这么笨手笨脚的时候呢……”

……

“成功了!”

ネズミ和紫苑两个人看着自己辛勤劳动的成果,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啧,第一次做就做到这个程度已经很不错了吧。”ネズミ说着,用勺子舀起一小块蛋糕,“嗯,好吃……”

“还不是因为有我帮忙……好吃吗?我也尝一口。”紫苑也拿起勺子,目标直指蛋糕。

“我也有很努力了。”ネズミ漫不经心地为自己挣回面子,又偷偷从蛋糕上抹下一点奶油,动作迅速地擦到紫苑的脸上!“好像长了胡子一样。”说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喂,”紫苑生气状,“我会反击的!”语毕也从蛋糕上抹下一大块奶油擦在ネズミ脸上,两人顿时成了左右对称的情侣脸……

ネズミ准备进行二次攻击的时候又咳了起来,而且咳得不轻:“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紫苑顿时紧张起来,忙靠近ネズミ身边,轻拍他的背:“没、没事吧。还是坐下来休息……”话音未落,脸上就又被ネズミ擦了一道。

“骗你的!”ネズミ大笑。

这次紫苑并没有反击。

他看着ネズミ不说话,嘴角是微笑的,眼睛却是悲伤的。

“要是,我们能一直这样就好了……”到老。到死。

“紫苑……”ネズミ的表情变得复杂起来。

他轻轻地抚上紫苑耀眼的白发,然后顺势抚到下颔,抬起紫苑的下巴,微笑。

“我会尽力。”

小心翼翼地吻上紫苑的双唇。良久。

 

『我会尽力,陪你走到我所能及的最远处。』

 

【公元2022年,ネズミ于NO.6市内】

我无从得知自己剩余的时间还有多少。

可是我并不感到恐惧。和我们曾经历过的一切相比,死亡算什么。

 

——“必再相见”。

 

只是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我回来,兑现我的承诺。

余下的,所剩无几的时光里,我都会在这里。

和你在一起。再也不离开了。

紫苑。

 

【无限的温暖岁月】

——“You are my sunshine.”

 

『“光明凝然不动,在这转动不息的世界的静止点上。”』*

—Endless—

 

【所有带“*”的句子均引自艾略特的《烧毁的诺顿》】


【完成于2011年8月12日】

评论(2)
热度(13)

© AkaiYor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