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iYoru。

Hyphen。
KAT-TUN六人で。

盘,ak偏k。
巍澜。白居偏白。

随便写写。随便剪剪。
好好生活。坚持。

【红蓝/杏沙耶】回光

【为我们祈祷吧,在此刻和死时。】

 

最近佐仓杏子常常做一个梦。

梦中的少女一头天蓝色短发,肩戴披风,手持中世纪宝剑,俨然一副骑士的模样。少女的脸庞不断在杏子的脑海中回放,一直是很倔强的表情。

……

梦中的少女实际上真实存在着——看上去是普通的女子中学生,实际上与杏子一样是以生命定下契约的魔法少女。杏子在某一天偶然地与她相遇了。

少女名叫美树沙耶加。

 

“诶杏子一个人住么?”

沙耶加双手捧起盛着热可可的杯子,稍微精神了一些。

“嗯。”

杏子端来一些零食,在沙耶加身边盘腿坐下,手里还抓着一盒POCKY。

三个小时前沙耶加才得知所谓“魔法少女”和“契约”的真相,一时间沉浸在“自己不再是正常人类”的恐怖想象中不可自拔。杏子将她带回家中,希望她能平静一些。

“呐,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杏子嘴里叼着一根POCKY,含糊不清地问——从相遇的那一天起,她就十分在意这件事情。

沙耶加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热可可,听到杏子的问话,疑惑地瞪大了眼睛:“是、是吗?我没有印象……”

咔嚓——

杏子又吃下一根POCKY:“这样啊……也许是我记错了吧。”——怎么可能,那个每晚都出现在梦中的蓝发少女,她的眉眼都一笔一画地印刻在自己脑中,怎么可能认错?

两人不约而同地沉默,找不到下一个话题延续刚才稍稍活跃的气氛。

半晌。

“呐,来玩个游戏吧。”

杏子坏笑着,打破了这令人尴尬的沉默,露出的两颗小虎牙俏皮可爱。

“嗯?什么?”

杏子看着沙耶加好奇的眼神,从盒子里抽出一根POCKY,说:“POCKY GAME,听说过吗?”她将POCKY一头咬住,叼着,望向沙耶加的目光略带挑衅。

沙耶加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这有什么,谁先松口谁就输了。”说着便凑近杏子,咬上POCKY的另一头。好胜心隐隐作祟。

杏子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微微发烫,但还是若无其事地咬下了第一口——

咔嚓。——游戏开始。

咔嚓、咔嚓、咔嚓。

沙耶加青稚的脸庞在杏子眼前慢慢放大。

……

时间流逝的速度比想象中更慢。

比赛达到某一时点的时候,简直像是空气也静止了一般。

让杏子意外的是,游戏竟然以这样的方式结束——嘴唇上柔软的触感让杏子怀疑起这是现实还是梦境。她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少女一动也不敢动,而少女却也以同样的姿态回视她,纯净的目光比起她来更为淡定——这让杏子内心有些惊慌失措。

咔嚓——

沙耶加咬下最后一口POCKY。“居然是平手,”她说,突然发现杏子依旧呆坐着,便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喂,你怎么了?”

杏子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慌慌张张地想要掩饰过去:“你这家伙意外的味道还不错嘛……”

“你脸红了。”

“哈、哈?!”

“你在害羞吗?”沙耶加憋着笑。

“你胡说什么!”

“那你脸红什么!”

“太热了啊!我去开空调!”杏子慌乱地应着,站起身来向里屋走去。

“呐,”沙耶加叫住杏子,“谢谢你。”

“谢什么?”杏子停下脚步,却没有转头。

“你是想要安慰我吧?”沙耶加说着,脸上渐渐露出惨淡的笑容,“真是微妙呢……明明已经不是人类的我、变成怪物的我,却还能这样轻松地玩乐……”

“……”杏子感觉自己的心狠狠地揪了起来,然而她没有办法回答一言半语。

“可是……这样的日子还能过多久呢……我以后的人生都将会这样度过,可是这个‘以后’又有多长呢……”

杏子意识到自己不得不面对这沉重的话题,动作僵硬地转过身——面前的沙耶加不再如从前那般青春耀眼,她的眼神明明悲伤得几近落泪,眼眶却已经干涸,整个人似乎被灰色渐染。

杏子恍惚间像是看到了从前的自己。

“今天不用去看他吗?”

杏子自作聪明地想要转移话题,但她很快发现这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谁。”

沙耶加的语气显然明知故问,眼神又沉暗了几分。

“……上条君。”

“……”沙耶加沉默了一阵,然后骤然失去了所有的表情,“我这个样子,怎么敢去看他。”说完,沙耶加起身向玄关走去,“我回去了,谢谢招待。”

“……没有你想得那么糟糕。”杏子对沙耶加的背影喊道,见她停下了动作,又不放弃地继续道:“事情没有你想得那么糟,你看,我,还有那个晓美焰……”

“谢谢你。”沙耶加冷冷地打断杏子的话,“但是,难道你真的认为自己现在的生活,很美好吗?”

砰——

沙耶加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杏子呆望着玄关的方向,许久。——沙耶加能看得出她的口是心非。沙耶加说的没有错,就算是杏子自己也无法看清前路——甚至本能地就会认为再往前踏一步就是深渊。也难怪这样的安慰不会奏效。

更重要的是,佐仓杏子比自己想象中更在乎美树沙耶加。

杏子抬手轻轻碰了碰唇,意犹未尽。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佐仓杏子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沙耶加在战斗。她的眼神肃杀,每一次攻击都带着狠戾,却又充斥着消极与无望的气息。然而敌人无穷无尽地涌入视界,于是她只能不停不休地战斗。

梦中的世界被黑色渲染,沙耶加深深地陷入绝望之中不能脱身,她的灵魂石渐渐染上了异样的颜色。杏子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明明就发生在她的眼前,然而她似乎被排除在了这个黑暗的世界之外,无法挽回什么,也不会被卷入其中。

这是一个噩梦。

杏子看着沙耶加越来越痛苦的模样,却什么也不能做——这比让她自己承受这一切更加痛苦。而沙耶加逐渐在这扩散的黑暗中迷失了自己,每一个动作都让她感受到杀戮的快感。

“沙耶加……”

杏子的视线很快被汹涌而出的泪水所模糊。她喃喃地重复着“沙耶加”三个字。沙耶加似乎听不到她的呼唤,两人之间像是隔着一道无形的障壁。

“沙耶加……”

“沙耶加……”

“沙耶加!”

杏子不知道“沙耶加”三个字被自己重复了多少遍。沙耶加终于停下了动作,转头,望向杏子的眼里满是悲怆。

恍惚间杏子像是看见了从前的自己。

……

“沙耶加!!”

杏子从梦中惊醒——梦的最后沙耶加因为听到呼声而转移了注意力,被趁虚而入的魔女一击致命。

“呼……”——只是梦而已。

“你终于醒了。”

听到第二个人的声音,杏子吓了一跳——竟是晓美焰。

“你睡了一整天。”晓美焰面无表情地说,“你做噩梦了。”

噩梦的冲击太大,杏子的神智还未完全清醒。

“嗯,梦见沙耶加她……”

“她死了。”晓美焰接了杏子的话,语气有些颤抖又很快恢复镇定,“看来你的记忆有些紊乱。”看见杏子茫然的神情,她将视线转向一边——

“这一次你还要殉情吗。”

杏子愣愣地看向晓美焰目指的方向——沙耶加躺在一张纯白色的床上,安静得像是睡着了一般。

……

世界倏然归于阒寂,所有的一切的过往都化为尘烬。

 

【时间停住,却又永无终止。】

 

佐仓杏子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她看见沙耶加堕落成了魔女。

魔女沙耶加是一尾人鱼——很多年前杏子读过父亲买来的《安徒生童话》,那条鱼尾在她看来就像是在嘲讽沙耶加的悲哀,何其刺眼。

杏子阻止不了魔化的沙耶加。

沙耶加心里有太多无法宣泄的情感,她忍耐着,将所有负面的情绪积聚在心底。仁美向恭介表白的事情就像是触发了她心底的某个机关,所有的、所有的痛苦与悲伤借由这个契机爆发出来,造就了她的“鱼尾”。

这样的沙耶加的暴走,就像是在告诉所有人,她有多愤怒就有多心伤,她的魔力有多巨大她的痛苦就有多巨大。

——我下不了手。

——我怎么下得了手。

杏子一动不动地望着沙耶加,目眦欲裂。

——面对这样的你,我怎么下得了手。

魔化的沙耶加早已没有人类的理智。对于沙耶加的暴走杏子不阻止也不靠近,即使遍体鳞伤也依然不动分毫——这是她想给予沙耶加的唯一一次的纵容,只是在这样不远不近的距离看着也好,仿佛沙耶加真的能在这样的破坏中一点点解脱。

……

最终制止这场暴乱的是晓美焰。

沙耶加的遗体倒在杏子前方不远处。杏子硬撑着重伤的躯体,拖曳着迟缓的脚步,一步一步向沙耶加靠近……

沙耶加的脸已经显露出死相——早在她开始魔化之际,杏子就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杏子蹲下身仔细地看着沙耶加苍白的遗容,恨不得将她的每一个细节都一笔一笔画在自己脑中——就像很久之前她梦见沙耶加的时候一样。

杏子用受伤的手臂穿过沙耶加肩下,将她揽入怀中。

杏子多么希望这只是自己众多关于沙耶加的梦境的其中之一,然而怀中逐渐冷却的温度却残忍地告诉她这是现实。

“呐,我们回去吧。”——不要做什么魔法少女,就做一个人生充满不幸的普通人类也好。

这多么像是一句梦话。

——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听你一遍又一遍地叫我“白痴红毛”也不希望你这样安静的没有声响。

——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配合你无理取闹的争吵也不想为你的悲剧哀悼。

“呐,白痴,我好像喜欢上你了……”杏子低下头,泪水一点一滴地温暖着沙耶加冰冷的脸庞。

——你跟我有些相像。为了他人而献出自己的魔法少女将会一直被悲剧环绕,不堪精神的重负,消极地度过余生。

“我喜欢你。”

这句话最终却只有杏子自己一个人听得到,而后她沉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

晓美焰淡淡地看着眼前熟悉的场景——她曾经无数次将自己投入时间的轮回之中,她已经不记得这是自己第几次经历这些。

显然,这一次又是失败。

 

【光明凝然不动,在这转动不息的世界的静止点上。】

 

佐仓杏子最近常常做一个梦。梦中的蓝发少女名叫美树沙耶加。

沙耶加很活泼,很开朗,总是带着明亮的笑容,有着小女生特有的别扭脾性,有时候会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斤斤计较,有时候会为了杏子不曾体会过的青春期少女心事而黯然神伤。

但在杏子看来,这所有的一切都凸显着沙耶加的可爱。

杏子觉得梦中的沙耶加比现实中要温和些,而梦中的自己比现实中要率直些。在杏子的梦中没有能够主导沙耶加喜怒哀乐的上条恭介,在杏子的梦中她和沙耶加总是相处得平和愉快。

杏子越来越厌恶清醒的时候。

……

杏子不记得这是她第几次进入这个梦境。

梦里沙耶加依旧带着灿烂的笑,仿佛她真真切切的就在杏子眼前。

“呐,杏子,”是沙耶加令人怀念的声音,“其实我不讨厌你哦。”

这声音太过熟悉,杏子的眼眶一酸。

“嗯,我不讨厌你的……”沙耶加的声音有些飘忽,若有所思的语调。

半晌,沙耶加面向杏子:“不如说,其实我有些喜欢你吧。”

……

杏子止不住眼中溢出的液体,狼狈地胡乱抹着湿透的脸颊。

泪眼朦胧中她看向沙耶加的笑脸——

如此温暖。如此真实。


【完成于2013年10月12日】

评论(2)
热度(30)

© AkaiYor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