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iYoru。

Hyphen。
KAT-TUN六人で。

盘,ak偏k。
巍澜。白居偏白。

随便写写。随便剪剪。
好好生活。坚持。

【ak】身边(一)

好像已经记不清自己持续了多久的solo活动了。Jin想着,指间夹着一支烟,“啪”地打开了打火机。

脑子里忽然就出现了某个人的脸——大概从十年前踏入这个世界就一直在一起活动的人,忽然就想起他冰凉的指间,总是兀自将Jin嘴边的烟拿下,淡淡的声音说着:“赤西君的嗓子可是我们的招牌之一,烟还是少抽的好。”

“赤西君,关于台本的细节想要跟你商量一下。”节目导演的声音从后方传来,赤西仁应着“来了”收回了思绪,复又将烟收了起来,勾了勾嘴角——这种时候我竟然想起他了呢,人可真是奇怪。

 

首次主演的电影BANDAGE——带有岩井俊二特色的文艺片,绝望与美结合得恰到好处,还未上映就声名大噪。Jin也自此开始了一段时间不短的期间限定的solo活动,不是KAT-TUN的A,而是LANDS的NATSU。

一个人上综艺,一个人上音番,一个人唱自己一个人的歌。

Jin其实是很喜欢自由的,也曾经无数次设想过个人活动,可是毕竟这么多年了,他作为KAT-TUN的A成长,继而出道,而后大红大紫。虽然站着TOP的位置,身边总归是热热闹闹的一帮人,尽管有着“这些人之中我唱歌最好”的自信,却并不习惯一个人面对所有场面。面对主持人风趣的问话并不能给予同等有趣的回答,普通的谈话节目也因为紧张显得语无伦次,回到乐屋也会默默地叹气——到底还是有些寂寞的。

Jin又一次一个人站在了麦克风前面,BANDAGE的前奏一响起,他便垂了垂眸,——这首歌如同电影一般有着绝望的色彩,尤其是他透彻的嗓音孤单地响起的时候,这种情感就更甚。

 

青い空の中

飛行機雲が白い線を引いた

埋められないが 漂えないが

切ないままだが

……

 

Jin唱歌的时候总是很沉醉,因为对于他而言歌唱是一件令人着迷的事,脑海里只有旋律环绕。只是近些天一个人的舞台令他有些分神,余光瞥见身边空荡荡的位置,眼前的麦克风似乎也变得孤单起来。

——啊,唱错了。

Jin稍微有些慌,这次并没有人能帮他补救,只能定了定神将词拽回来。

回到乐屋,Jin还是默默叹了口气——原本应该好好享受自己一个人的舞台,却犯了这种低级错误。想起去年演唱会时自己自作主张改的词“一直依赖着某个人,无所畏惧地唱错词”,感觉像是遭到了报应。

因为期间限定solo活动的原因,除了为数不多的几次团体通告,也很少与“某个人”见面了。

Jin拿起手机,“一封新邮件”的字样在屏幕上跳动着。

——“From KAZU”

“真稀奇。”Jin心想,打开邮件。

——“我看了MS。歌很好听。”

脸上却忍不住有了笑意。

——突然觉得有好多话想说,这段时间来一直没有说过的,多么琐碎的小事,也想说给你听。

——呐呐,刚才我又唱错词了,但是这次只能靠自己掩盖过去了。

——呐呐,果然一个人的舞台感觉果然不一样啊。但是一个人上节目什么的太孤单了,还总是有奇怪的梗抛给我。

找到电话簿里“KAZU”的名字,犹豫了一下,拨出电话。

嘟——

……该怎么开口呢。

嘟——

——呐,久违的有想要相谈的事情。

——这次可能是真正意义上的离开了。



-TBC-

评论
热度(13)

© AkaiYor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