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iYoru。

Hyphen。
KAT-TUN六人で。

盘,ak偏k。
巍澜。白居偏白。

随便写写。随便剪剪。
好好生活。坚持。

《Myojo 2003.04》(AK部分)

【感觉很久没有这样认真的谈话了】

龟梨:今天做了一个很棒的梦哦。(梦见)交到了女朋友。然后现在独居中的哥哥回到家里来为我庆祝了。超级幸福,超级开心~
赤西:我也做了梦。虽然是和kame在一起,toma也出现了,说是手机不见了,吵吵闹闹的梦。那是什么啊
龟梨:谁知道呢……

〈在九十九里滨醒来的早晨,两人最先开始的对谈。身穿米老鼠睡衣戴着眼罩酣睡的龟梨,和全裸裹着旅馆浴衣起床气严重的赤西。堪称是奇怪的组合。〉

赤西:昨天因为kame先睡了,我只能一个人去洗澡,所以就没能去成。
龟梨:可是最近真的很困嘛——回到家的话都很快就会睡着了啊~
赤西:我就睡不着。而且,澡堂晚上特别暗,超可怕的啊。都是因为你不跟我一起去……
龟梨:唔——现在一定是处在充电期间吧。啊,不过,2月23日变成17岁的话,可能会爆发也说不定,我想。(这个取材过后,顺利地踏入了17岁,鼓掌👏)
赤西:我倒是常常随随便便就爆发了。
龟梨:老实说,17岁,到底是什么呢~对吧?
赤西:是的呢。半吊子的年纪呢。我(17岁时)
也是什么都没做。18岁后,自己能做些什么事,就渐渐明朗起来。也想取得驾驶证,也会思考“将来想要这样做”的事之类的。
龟梨:因为17岁是18岁的准备期也说不定,不慎重对待不行啊。

〈因为去年KAT-TUN第一次单独举办演唱会,出演大量电视节目等等惊涛骇浪般涌来的缘故,今年尚且还是相对悠闲模式的样子。〉

龟梨:说到KAT-TUN的话,有一个想在今年弄清楚的谜题。
赤西:什么啊?
龟梨:KAT-TUN的“-”是谁?
赤西:确实那个是什么啊?怎么办哦,什么时候有别的家伙出现的话。
龟梨:这种事情,是有可能的不是吗?
赤西:很大可能哦(笑)。可是啊——我们不是六个人的话也就不会是KAT-TUN了不是吗?我想剔除掉某个人也会不一样,再加入某个人也是不一样的哦。
龟梨:是的。不是这六个人的话是不行的啊,我们。
赤西:KAT-TUN虽然有六个人,但大家即使不聚集在一起而且是分散着的,应该说这种散乱感反倒让我感到安心吧。
龟梨:去年的演唱会上突然开始变得统一起来不是吗?要说一体感的话,这些还不足够的感觉。今年把这方面提高一些吧。如果能更加统一一致,感觉就能做到更多各种各样的事。
赤西:是的呢。怎么说,有没有一种久违了的认真谈话的感觉?
龟梨:确实有这种感觉(笑)。

评论
热度(13)

© AkaiYoru。 | Powered by LOFTER